所向往的是温暖柔和且美好,虽然很难做到
杂食大号,懒宅腐姬咸鱼吐泡
坚信爱的每一对cp都是顶级的珍宝

【19】【艾利】三爷的第二人格(ABO设定)

【19 有一种职责 】


本来艾伦打算和让吵一架的,事实上也的确“猩猩”“马脸”这么互吼了一阵,但对于他们而言只是家常便饭,根本不算数。这屋里没一个心理年龄小于四十的,有我和利威尔拦着,我估计他们想掐也掐不起来。艾伦主要是觉得和小孩子怼上不怎么光彩,而让已经被震惊的傻不愣登成木头人了,口头上的争辩成了只是见到艾伦的条件反射。

 

“所以说,为什么你会把利威尔兵长给——给、给……娶回来啊?!” 

 

艾伦一脸“你行你上”的嘚瑟表情,不予理睬。

 

“你个混蛋!”小男孩放下茶杯,一拍桌子就要动手,被我从后面拖得摔下来,“你这不是死活都要比我资格大了吗?!比我早死了不起啊,你以为我死前在干什么,祭奠我逝去的年轻战友啊!你在这过什么快活日子?装备多功能军刀的立体机顶装置见过吗,三笠那时候多不容易你知道吗?你见过吗?!啊!和军衔最低的家伙真难沟通。”语气中的崩溃我深切理解。

 

话确实挺对,在座四个人中,艾伦以前只是个士兵职务……连让后来都成了分队长,足足碾压不知多少层。

我和利威尔把同情的目光投向了自家爹和相公,这一刀插得够深。

“你好意思说,名头最小的马脸!”我本以为艾伦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成熟男人了,遇见让还是原形毕露,居然还真的斤斤计较地讲起成绩。再仔细想想,我和兵长共享前后两届的“人类最强”,艾伦因为能力成为“人类希望”,一家三口开挂金光闪闪。让在这方面就……
我们又把同情的目光移向让。

 

“谁在乎这个啊!老子是要好好跟你吵一架抒抒怨气啊!”

 

撒开来讲,这架吵的不是仇,而是那么多年积攒下来的无奈与辛酸,遇到熟人,就毫不思考地将罪名统统碾压上去,尽情地埋怨下去,减轻心头无法卸下的重负。太轻松了,太祥和了,这个世界美好到让人不由生出委屈,委屈自己经历那么多年的苦难,尽管以前从未察觉,从未多言。孩子的身体给我们卸下了最后一层负担,重获新生的喜悦和莫名的恼怒,像是被除去尖针的刺猬,能彼此相拥和温暖的惊喜同时,懊恼为何不能更早脱离苦海。

 

我和母亲都清楚这个道理,所以任由他们去吵,冤家总得有个结算的日子。我们俩倒像是裁判一样地坐在茶几窄边两侧,捧着茶杯看他们争执,顺便制止某些过激行为。我听着他们想象丑化彼此的死亡,歪曲破坏对方的形象,贬低鄙夷他们的成就,像两个什么也不懂的孩子。渐渐地,他们好像说不下去了,几十年的恩怨思绪,转换到语言,简短到令人不甘。

 

“混蛋。” 

“马脸。”

最后他们只会这么说。

 

“我看你是不想追三笠了,当着我这个当父亲的面这么粗鲁。” 艾伦托着腮帮子刺激让。我的嘴角抽了抽,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成了他们吵架的筹码。

 

让被狠狠地噎了一口。艾伦说出了他一辈子的痛,我用脚趾头想也明白他此刻有多难受,毕竟感同身受过。"砰"地一声,他把头猛地砸在了桌面上,点心盘子向上跳了一跳。

 

"你小子也好不到哪去,这一世都堕落到和男人走一起了。"他有气无力地反驳。

利威尔在一边,我有些担心让的生命安全,用胳膊肘戳了戳他的腰提醒他不要过分,所幸我妈没什么反应。

 

让的表现情有可原,对于转世的人,六大性别终究还只是个知识,难以投入到实际运用中,更别说一下子改变性向了,这是一个长久而潜意识的融合过程。初来乍到,他并不知道艾伦和利威尔战时的过往,因而只认为他们两人是由于同为转世者,拼凑的一对罢了。

 

可惜让不知道他们本来就是弯的。

 

"马脸,我们和你也不算生人了。有些事情,你可能误会,是时候讲清楚了。"
艾伦一脸认真,义正言辞地说出了这段开场白,这使我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紧接着他自然而然地把矮子从侧面搂到了怀里——完全不顾那人的轻微抵抗——还把头在对方的脖颈侧靠着:"我们从那个年代就彼此相恋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所以说,我这个经历过完整恋爱过程的前辈当然看得出你对三笠是怎么想的。"

 

利威尔被这突然的动作稍稍惊到,浑身一僵,片刻惊恼嗔怒地回过神来瞪他。艾伦带几分笑意同他对视,他又不忍心责备,认输了似的,紧绷的身体也松下来,相当闲适地倚在前者胸口。

"啊啊,果然最喜欢利威尔桑了。"

 

"砰"地一声,我也把脸砸在了茶几上。

没眼看了这两人。

 

让还算有良心,再度懵逼恢复后赶紧问我有没有问题。我叫他不要拉我起来,毕竟天天见到这种场面,一天一告白,习惯成自然,脸厚了不少。这次被打击纯属意外,在外人在的时候还能这么秀,这等功力和脸皮是我未曾预料的,算是偷袭。
利威尔看我的样子很微妙,隐隐地有得意。大概是为数不多几次不用信息素就"教训"了我的缘故。

 

"所以说,你今天来我们家,就是为了和艾伦这小子吵一架的吗?”他左手翻过去,戳了戳他身后的大型靠垫,又向后蹭了一点点。

 

“啊,本来只是三笠请我来这里的啦……谁知道他爸妈是您和那混蛋,不过我也生出了一个想法,既然您也知道我对三笠的感情,能不能……”让卡在那很久才开口,“把她身边那个位置提前预留给我?”

 

这算很直接的告白了。不管怎么说,我也没经历过这样直截了当、目标还是对我的情愫倾吐,瞬时有些不安。本来我请他来家,就是想使让知道我父母的身份从而打消这一念头,可他竟然还是坚持了上一世那无果的追求,甚至更加努力。

 

“哪天你通过我的扫除考核我就没意见。” 

“怎么能把我家女儿交给你这个马脸啊!” 

利威尔和艾伦在沉默几秒后同时发话了。风格鲜明的待定拒绝,这回真是把让杀得片甲不留。我突然感激起自己护短的爹娘,把我推出了这样尴尬而严肃的处境。

 

“抱歉,让。我不觉得我值得你那么追求。如果可以,其实我更愿意能和韩吉长官一同工作相伴下去,她是一个很好的人。”我悄声安慰他,并试图通过坦白内心来打消他的执念。
没想等我抬头,艾伦和利威尔正阴沉地盯着我,像是害怕女儿变成了怪兽一样。他们异口同声地教训我:“绝对不行!”

 

让,咱们抱团取暖可好。

 

说话间让的母亲来电话了,尽管知道儿子的心智成熟,她还是放心不下,催促他早点回去,让也就只能这么草率地告别了。我送他到路口转角,他调整了一下书包的位置,问我:“三笠,你刚才说韩吉桑的事,是真的吗?”

 

我点头又摇头:“我……很崇敬她,现在又见到了她在这个世上,平安无恙。其实,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放下的话,我也劝不了你。”

沉默。

我忍不住问:“那个,你可以走了吗?”

“为什么这么着急让我走?你很不想见到我吗?”让的小圆脸上眉毛低垂,看起来很受伤,这让我有些歉疚。

 

 “不是。”

我回头看了一眼自家房子,想想那两人独处不知会发生什么,浑身寒毛就倒竖了起来:“我在这个家有一个很重要的责任,做好他们两个的避·孕措施。”

“诶?”让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三笠你刚刚说——”

“——免得他们给我生个转世弟弟出来。”

 我这么说着,抛下路口孤零零的让,飞奔回家。





--------------------------------------------------

其实,我只想争取努力赶紧把三爷填坑完结。。。


评论 ( 2 )
热度 ( 41 )
  1. 沁绾岚戈一个悔 转载了此文字

© 一个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