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四鞠,带卡,脸T,暴漫,盗墓,全职高手,普通V家粉,哆啦A梦死忠,曾经的玄幻迷,支持国漫,宅,懒,腐,154.5的永久怨念,三次元明星半粉不黑, …………还有话唠

【艾利】 93年-00年

不怎么喜欢这个还是发了,七月前最后冒泡。我选苏大是因为喜欢那里的情人河,还有那一届学生是特殊的三年可以少写一些,结果年代问题我坑自己考据考了好久……现在满脑子是苏州老城区地图
斗胆用了利威尔视角日记,认知差异所以ooc还是蛮严重的,说不定以后看着不顺眼会删掉。
梦一样的年华时光。
____________________

93·12·21
有句老话,叶落归根。我和你是地道的同乡,多少有相近的习性特质。我承认,虽然环境相似,你的心思比我细致,眼界也比我广阔,恶俗的诗人往往说“用后半生活成你的样子”我眼见着做不到了。
你终于乘着那片叶子回到港湾,今后的生活将有所不同,不再有荆棘与坎坷。你的性格行动我会尽力牢记,以祭奠今生为数寥寥的友人。
说挚友你会笑话的吧,愿你早日抵达梦幻国度的彼岸。据说你走前哭了,以后别这么没出息。

93·12·23
社里来了个很傻的姑娘,神经看着大条却出乎意料的敏感。名字似乎叫伊莎贝尔。出门看见她对一片树叶长吁短叹大发诗性,神经兮兮的。
不过说的东西还算有理:“对愧疚与负罪说声Good bye,做一个无悔的人。”
即使如此这也做作过头了,现在都流行双语混夹么,品味太烂了。

93·12·25
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他们都这么说。朋友恐怕不只是为了这个价值。我也许身在福中不知福,生来不懂体会这种温情,无以回报那些追逐紧跟在我身后的人。
要什么便取什么,只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很可惜,我担不起,另寻他人吧。

93·12·26
楼下饼摊被抢了,伊莎贝尔一毛钱拿了三个烧饼,藏了两个在怀里,这小妮子。平常不是道貌岸然念“不为五斗米折腰”么,怪逗的。
话说回来一个人吃三个饼,小丫头胃口真大……竟然还在长个儿。

93·12·27
教室里韩吉说记日记的都是女孩,我觉得她可能从我的表情里猜到了什么。

93·12·28
到处都在传那女星病去的消息。虽不关注影视明星,红颜薄命到底教人怜惜。
我内心麻木不仁,本身就被愚钝占据,唯余成绩勉强略显优势。男生对女人的兴趣,轻表浮躁,并未体会。从这方面讲,我并没有话语权探讨。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致所有亡人。

94·4·6
把宿舍理了下,这帮混蛋,才晚来一个月就乱成了这样。餐具用具鞋和脸盆竟然堆在一起,还把袜子盛在里面……
胆子真大。

94·4·7
三月初母亲病逝了,剔去那个混蛋舅舅,大概算个孤儿吧。
人总有孑然一身的日子,何谓孤儿。

94·4·28
“举世皆浊,我独清,不见舆薪”
伊莎这小丫头的诗稿得了奖,虽然是中文了,还是有些矫揉恶心。
算了,她开心也算好事。

94·6·13
埃尔文最近容光焕发的,终于开始出席社里活动,似乎是和小妮子关系不错。我得说这二人确实有相贴近的特征,尤其在文学的审美上,我似乎同他们不在同一电波频道上。

94·7·12
下了一场大雨,淋了一遭,心里倒痛快了不少。

94·7·13
伊莎贝尔留洋去了。希望回来的时候诗别再那么恶心。

能回来就好了。

94·10·7
返校时不知什么事延迟班列了,半夜才到。站台上吹了半天风,头疼得很。

94·11·22
算是阳光灿烂,该是某些人心情舒畅的好时机了。小妮子和埃尔文煲了那么久的远洋电话粥竟然还记得要跟我说话,接完敷衍了几句,有些茫然。
放心,怎么可能忘记你那么恶心的诗稿大作。

94·11·23
“作出无悔的选择。”

95·9·9
这天气该死的热,图书馆里又看见那小子,火车上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的家伙。竟然还是同学。
眼睛挺好看。

95·10·20
韩吉竟然也上了苏大,忽然不想在大学留下去了。

95·10·21
还是想的。

95·11·5
不知从哪听见伊莎贝尔的事,艾伦竟然也说要写诗,看样子还是认真的。饶了我吧,我可没兴致替人品味指点“白云啊它真白”这种话。
白云啊真白……亏他念得出。

95·11·10
小鬼输了球赛眼神吓人。其实干得不错,全场数你得分最多啊。

95·11·12
阳光不错,适合晒晒被子。
昔日的人已悄然淡去,唯心中为其默留一份位置。即使形同陌路,也是执着。

95·12·26
西伯利亚的冷风真是比灰尘还恶心的存在。窗台上的盆栽一夜间都动坏了。
当关心我的你走近时,抱歉,迎接你的仅有冷漠。风再猛也挂不走这种烦心事啊,如果时间倒转,我可能会补偿吧。
开什么玩笑。

95·12·28
为什么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平淡模样。我不是回绝得很清楚了吗。

95·12·31
凉风把雪都赶走了,夹着些雨。醒的时候已经晚的吓人,把同宿舍的一个个拍醒,通知是扫除的日子。一群懒惰成性的家伙蜗牛似的。虽然我也没资格这么说。
恕我直言,就算寒假将至,我也不会轻松,与那个脾性的舅舅相处是不敢多想的。况且期末考试也不是个使人清净的活儿,偿命鬼一样逼人整天泡在教学楼图书馆里。
唯一合我意的就是见不着那家伙了,一整天都不用说话,除了熄灯前和洗手间里看见,不算频繁就好。平日里提了书包就去上课,今天不知何故,集体睡了懒觉。
是因为最近新潮的“心灵感应”么?我反正是因为怕冷。

96·3·29
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说不出是抑郁还是别物。可能我没有柔性,也可能是我冷漠,更多的是无法抉择。将来各奔东西,我深知痛楚。长痛不如短痛,你大概也能理解。
怪我也好,如果觉得痛快的话。我又不会像女人一样低泣垂首。你那种憋着的表情太难看,不如放开。
默默为你祈祷,祝你平安大好。彼祝各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
我本来就不怎么祝福,小子知足吧。

96·4·1
说耍我就耍我,真做的出来啊……去你们的,一群混蛋。
把带头的韩吉和小鬼教训了一顿。
以后还是留意一下日历比较好。

96·4·20
小丫头突然说要回来。

96·4·21
踽行至体育馆,很多人买票。
带着伊莎贝尔绕河转了圏,她死活要去找埃尔文,跑了一大圏却没消息,嚷嚷着去火车站找找,齐聚一趟。于是各骑一辆自行车,找到那刚被对面楼女孩甩了的家伙。
相别两年不足,就发生了许多事。

96·4·22
"See you ,my dear friends."
美国这些日子,写诗都用英文了是吧。
她变高了不少,个头超过我了。走的时候看到背影才发现。可能再难遇见了吧。

96·4·23
我表情不爽,管你什么事,臭小鬼。

96·4·26
班主任差不多是为了吓人才来的,宿舍里检查了晃晃悠悠半天,才说有奖学金。还以为他要讲什么来着,那么突然。

96·5·3
我是怎么也忘不了这个日子了。
7-104室叫我们宿舍去溜冰,本来不想去,却被拖走了。下雨时裤管里的水全灌在鞋里了,回到人民桥雨更加大,才知道冰场是在那一带。
说来好笑,我并不会冰上项目,扶着栏杆本无祸事,为了躲个孩子被人撞倒,脚歪着跌下去了。开始只听到骨头响了声,后来才越来越肿。妈的,疼的都装不下去了。
被三毛艾伦还有衮达推去医院。奥路欧因为佩特拉父亲来不在学校,三个人跑前跑后忙活。回来凌晨一点,一个个都彻夜没阖眼。又不是什么大事,走不了路而已,至于把那小鬼急成那样吗。

96·5·5
乘人之危的家伙,算来也是第三次拒绝了。方寸慌乱间回复什么也不记得,他大概是怒了。虽然想道歉,但自己本没错,还是放弃了。

96·5·6
躺床上三天了,有够无聊。看书看不下去就打瞌睡,一天就这么过去,天也黑了。
艾伦竟然还来探望,宿舍舍友围着,也没说什么。还是暂且不考虑这些吧。
交谈数句,反复无常。

96·5·8
宿舍里一群不事家务的大男人,竟然还要口述指导才会打扫。无论如何感谢他们的包容,我自知脾气极差。

96·5·14
一束鲜花,一封信拆开,忽然发笑。
"Ms. Redapple:
       他日脚扭伤
祝君早康复
       何日早登场
一览翩翩舞。
                  一一幸灾乐祸的井彦一郎”
把信搁置一边,只觉得闷。第一次看他写的诗,竟还是抄来改编的。你平日孤僻的样子,连同那总有寒意的目光,总让女孩们远远望着不敢靠近,终于也开始面向我。我何不想解放你于恼怒困惑之中,而现实并非如此。终于拜托你那短暂过火热情,不能为之所动,疏忽二载已过,只祝君一路顺风万里!

96·5·25
梦见了母亲,那时已神智昏迷了。醒来时依然独自一人,拖一条重到,累赘的石膏腿。不多久就期末了,该死的腿还要候到什么时候。
四眼传话讲“欲速则不达”,可惜打不到她。

96·9·7
出去透气,无所谓目的。呆在宿舍里忽然觉得有些失落。

96·9·9
好像两年前便是今日,并非初见,而为初识。

96·10·12
出校门看了场电影《钢琴课》,三个光棍在暗中包场。现在的时髦叫什么来着,一无所有,无牵无挂。出来吹到晚秋凉风,精神清明不少。

96·10·13
忘却过去,摒弃娃娃一样恼人的憧憬。
本来就该这样。

96·10·14
听埃尔文说了他,小鬼的心情一直欠佳,因为家里的事,好像是母亲最后不行了,确凿不清楚。
我打断了埃尔文,到了104室门口,又住脚折了回来。
活着很累,逝者安息。承认吧,我说不出手。

96·11·11
捧着CAD书向计算中心走。今天原本没有上机,提前通知错了,一众人就错过了96年新生会演。食堂大厅里最显眼的就是不乐意到爬地上的四眼女人。

96·11·12
本以为昨天文艺会演取消了,竟是恢复如常。
不明白牺牲休息时间凑热闹的意义。

96·12·25
看见了小鬼,他见我后犹豫了片刻,转身跑开了。
可怜巴巴的样子。

97·3·2
新学期的第一个礼拜天,买了些生活用品。扫除用的掸子和拖把本想分批再拿,到宿舍回头发现小鬼一声不吭拎着那些,跟在我身后来了。然后放下东西什么都不说又走了。
其实说句感谢你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97·3·4
我凭什么要等这么久,还被放了鸽子?
死活没见到他的鬼影。
利威尔·阿克曼,你给我醒醒吧,怎么可能抱有希望呢?

97·3·11
没理那人。

97·3·14
班主任那家伙凭哪里看出我和那个姓佐耶的合不来需要调座位了……好吧,但是我更不需要这种心理关照。我觉得韩吉是有心的恶作剧,说真的,我光火了。

97·3·15
争论无果最后还是换了位置。小鬼很兴奋地向我介绍周围该认识的人,最后因为太过头还被调侃了。
活该。

97·3·16
《义胜厨星》,据说耗资两亿多的巨片,下午的场,确实精彩。终于买到《经济传概论》了,替艾伦带了一本,明天给他好了。

97·4·6
转眼三年,何时了结。
凯尼说给我毕业后找了个卖矿泉水的职位,看完后把信揉烂了,这老小子为了逗我浪费信纸。我也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女生,多少是能担待的。

97·4·7
中午三节教学模型课,说来也奇怪,来晚了还是第一座,原来有人替我占着了。
宿舍里空气比较沉闷,集体做了次扫除后依旧。并不喜欢这样的安静。
不知为何,只是想笑

97·4·8
所有人全说是被我的笑吓睡过去的。
今天对镜子练习了一下,还是觉得放弃比较好。

97·4·9
遇见7-104他们四个兄弟在摊头买醉,晕乎乎地在电影院门口排队,你推我搡,吵笑中有泪意。假装没看见,径自离开了。

97·4·10
我曾暗暗衡量,我们在一起的可能是否还存在。我不得不努力地扩大距离,可三番五次,功亏一篑,回天无力。
关键的关键是多一份阅历,以后的路还长,待工作后再做打算吧。

97·4·11
《经济传概论》真不是人看的,还没背完下周六就要考,不看不行,去他的。
奥路欧回宿舍时抱着琼瑶的《鬼丈夫》感动的稀里哗啦,都不忍心笑他。

97·4·12
被拉去公园舞厅……舞是死活不会,酒斗胆喝了一杯,不知被谁抬回来了。记得桌上有人断断续续感叹“反正大家马上就要毕业了……”
马上毕业了。
我大概就是为此而灌下那杯的吧。未喝已先醉了。
熄灯了。

97·4·13
两个宿舍八个人,十点多钟出发,先苏州人民大会堂前留了影,又环街行了一路。奥路欧一个激动摔了一跤,咬舌之外平添开裂的脚跟。
我和艾伦算是彻底断了,早上出行前便已向他挑明,现在想来像打了一场胜仗,竟飘忽得像梦境。
奥路欧当着整个大排档吃客的面,抱着佩特拉送他的琼瑶小说,痛哭流涕。

97·4·15
晚上自习后下楼梯,不经意回头,就知道自己完了。看他满脸惊喜,却不知如何应对。小鬼还没什么事,这便足够放心了。
那家伙非常一根筋地重复不会放弃:“我们的确将短暂分别,however,我爱你forever.”
真是肉麻死人了,能别平添麻烦了吗,我拿你怎么班好呢。

97·4·20
上午赶四节课,还要还书,下午C语言上机,工作任未解决。事情越来越多。
暑假开始有辅导老师计算机脱盲的工作,一级考试,还有奥林匹克计算机赛。三十多台砖头机归我管理,那些秃教授也尽会赶鸭子上架。当老师?抱歉,我没有半点资质。
坚持工作吧,利威尔。工作才能有权利选择,以此回应他的选择。

97·4·27
下机回宿舍,大概发烧了。

97·5·21
大早上艾伦就来叫我,一路颠簸到人才招聘市场。他爸爸也在,沉默寡言的一个人。
下午两点还有网络考试。

97·5·23
下午竟然在草坪上坐了半天。我讽小鬼校内有不少女生愿与他做情人,他气得要命,周围的草都被他拔光了,一个劲儿解释。听不懂玩笑话还自称了解我?
我也不是不想松手,只是不想多说,不知为何过于心懒。

97·5·24
下午上了六个小时的机,也不知切实干了什么。艾伦去还鼠标时叫我等他拷贝资料,我鬼使神差先行离开了。
晚上他没有来找我,应该生气了。想想下午那时侯,自己确实混账了些。

97·6·5
课程忙得要命,晚上三毛吃了太多凉西瓜,拉坏了肚子。
没有理小鬼的一切搭话。
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97·6·6
该死的天,热到呼吸都困难。埃尔文的头发被汗粘在一起,抹了油一样,正经了不少,他冲我们交代了一些话。

97·6·7
再见。

98·3·29
“包裹起皎洁的月光带回家,
把它夹在一本唐诗书里,
压得平平展展,
像思念亲爱的人一样。
一一余光中”
虽说有几分闺怨之嫌。

98·5·19
能到达最高境界的,是心灵,而不是智慧
一一朗费罗

98·5·25
狼狈的自我。

98·5·26
我确实不太现实,舍近求远。
没有人逼我,我亦愿等它随时间自然消散。
为给予诸多关心者的冷漠,提防与敌视报以歉意。

98·5·28
与小鬼的每通电话都仓促而乏味,少了学生时的气息。所幸我并非天生心思敏感的女人,遥想他在那里何处,奔波劳碌,能听见他的声音,便已满足。
让这份记忆沉淀褪色也好。

98·5·30
熬完了第一个大夜班,竟然没洗澡就睡着了。

99·1·13
累了。

99·2·14
梦到小鬼的眼睛了。
只是眼睛。

99·8·5
想他。

99·11·2
还是想。

00·2·14
伊莎贝尔在美国完婚了。
小妮子竟然也成人妻了。

00·2·17
韩吉和莫布里特问了他的事。我回答他们,他与我失联了,是我主动换了手机。死四眼一脸痛心疾首,何必。
已经不会在意这些过家家的感情了。
作为社会人生存下去吧。

00·3·3
奇怪的是,已经不再回忆过去了。

00·3·10
快三年了。

00·3·21
艾伦他现在如何了呢。

00·3·30
生日快乐。

虽然你听不到。

00·4·1
今天还是忘了看日历。
出公司大门时,看见艾伦背着身面着阳光。
不需要再确认,因为那人已经开口:
“一一利威尔桑。”
不是玩笑就好。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舞夜尬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