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四鞠,带卡,脸T,暴漫,盗墓,全职高手,普通V家粉,哆啦A梦死忠,曾经的玄幻迷,支持国漫,宅,懒,腐,154.5的永久怨念,三次元明星半粉不黑, …………还有话唠

【17】【艾利】三爷的第二人格(ABO设定)

没状态,神丢了(?)这就是我现在的感觉。。。感谢脸T的双十一巧克力(???)支持我熬过了码字的几个小时orz×没什么时间,所以篇幅很短。

好久不见,没忘记,没放弃,想大家了。

===================================

【17 照片风波】


“呐,你们是合法婚姻么?”我问。 

利威尔扬起了眉毛。

“或者说——你们是在一起的对吧?”我坚持不懈。 

艾伦用担忧的眼神看我。

“你没发烧吧?要不要紧?”说着他们用手附上了我的额头。我推开他们,再三强调自己脑袋清醒。利威尔瞬间换上了一幅鄙夷的神态,“不然你以为自己是什么,私生子么?”

“某种程度上是这样的。”我没表情地回复,“事实上我也觉得艾伦不可能做这种事,不过我确实没有见到一样决定性的东西……” 

我的怀疑产生时间不长,对他们感情的牢固程度还挺有信心,婚戒也是看到了的,但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一天临睡前才想起来:这个家里少了张结婚画像。用现在的说法叫结婚照,不过过去是用画代替的。每家每户都会有这东西在东一个床头柜西一个壁橱上,平常不会注意,等离开后就会觉得有了些怪异。

“所以说,你们的结婚画像上哪儿去了?!” 我大声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看着像一个小孩子听到“你是捡来的”后急着证明自己爸妈关系很铁,有没有?不过我还没有幼稚到这种程度,你且听我阐明里头的利害关系。结婚照,果然是婚姻双方的合影,要穿的是婚礼的服装。那么问题来了,给Omega的婚服是什么?

对了,婚纱。

婚纱!

天知道我发现家里没有那个矮子女装照片之后是有多么遗憾,人类最强士兵长的女装……我做梦都想看他穿上之后狠狠奚落一趟,偏偏还没能得逞。没找到就干脆直截了当地提出,反正想看爸妈结婚照也是很正常的事,我尽可以耍耍小脾气,毕竟怎么想都是我有理。


利威尔叹了口气:“艾伦,你老实交代吧。”又转回来冲我:“我实际上也不知道。” 

你当我信?——我脸上肯定就是这几个字。看那种表情,多半是半遮半掩的尴尬反应,我偏要挖掘到底,把你的黑历史全刨出来。等等,这么说他算是变相承认了?我想不怀好意的笑一定泄漏到我脸上去了。

“艾伦,告诉我到底在哪里?”我穷追不舍。

“嘛……伤脑筋啊……既然你真的想看,那也只好多走一趟了。”艾伦摇了摇头,一副无可奈何但又很高兴分享好东西的样子。利威尔跟了上来。“去哪里?”他问。

“韩吉小姐那里……” 

“哼,确实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啊。赶紧走吧。” 

我瞬间紧张了起来,就像是要做一场正式会谈。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在我所知的人中,疯疯癫癫的韩吉分队长是最让我敬重的那一位。对我而言她是长辈,是引导者,也是绝望时的精神支柱,是她与我互相搀扶着投入战后重建,也是她和我一起抵抗舆论的冲击。我对她了解更深,建立了前后辈以上的情谊。我对她的认知已经不在于表面,清楚她的内里是稳重、强大、坚韧、睿智的。

但是不可否认外表就是个疯子。

在我们三人叩开琴行的门时,我更加坚定了这一想法。

除了脸年轻了些,丝毫未见改变。明明不是战争年代了,头发还是那么不拘一格地胡乱扎着,干性头发都油亮得触目惊心。表情是原来的痴狂神色,双目瞪大,眉毛抬起到不可思议的高度。现代的韩吉从事的是音乐,工作依然孜孜不倦。她的动作和嗓音一样夸大,瞬间向我扑来,利威尔抱着我华丽转身,留下她一个同样完美的狗吭泥,韩吉·佐耶无误。

门开启露出的缝隙显示出内里的摆设,五线谱在木地板上散落一地,纸团、纸条、碎纸屑,上面是鬼画符一样的记号图标。“欢迎光临!”她乐呵呵地回身进屋,抱起纸堆往纸篓里塞,可怜爆满的垃圾桶摇摇欲倾。“不知有何贵干?”

“韩吉桑,寄在这里的东西?三笠她恢复记忆了,说是想要看。”艾伦单刀直入。我到现在还不清楚他到底和韩吉做了什么事,看样子利威尔也是真的不知道,只好坐观其变。

“哦~~~~欢迎回来!”韩吉的话让我感到了莫名的温暖,“既然小三笠想看,那么咱们恭敬不如从命了。”
 
她引我一人到工作间里,小小的房间里倒是整洁干净,柔和的灯光下静置着一张大照片,用雕木边框框了起来。图片清晰度好到爆炸,我很轻易地看到了上面身材欣长的艾伦,穿着剪裁得体的礼服,笑容一如既往像冬日暖阳。至于我期待的那位,捧着捧花,表情柔和了不少,最重要的是纯白的头纱和婚纱,还是露肩的,全部一丝不苟地装扮着,与每一位欲将托付终身的新娘一般无二。他垂眼低眸,眉目朦胧在纱一样的光线中,我不敢说其中有没有娇羞的成分在内,但理智扇了我一巴掌。


看起来意外地很和谐。我本来想开口奚落,却不得不心甘情愿地承认第一眼有些、少许动人。我陷入了沉默。

“看着怎么样?很棒吧?真是可爱!连我都很惊讶利威尔能做出这么和缓的表情,真像一只软软糯糯的Omega啊……有生之年能……”

韩吉在一边滔滔不绝地发表着感慨,我无心听她多言,只把自己的问题发出:“为什么要寄在您这里?” 

“哦!这个啊!还不是利威尔那家伙羞得看不惯,扬言要毁掉这照片?艾伦也是个死脑筋,听了之后急急忙忙藏我这边了。也不想想他家媳妇儿忍不忍得下心!”韩吉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把照片塞在我怀里,“来来来,你大胆放心带回去好了,省得在我这儿天天闪眼睛。利威尔那家伙要是真把这些照片毁了,我就跟他姓阿克——啊不,耶格尔——我去他的狗粮!”

韩吉说着说着扼腕长叹,半认真地自怨自艾,宣扬找不到对象的悲哀。 

结婚照连框抱在怀里,对小孩来说挺重。矮子说要替我拿,我瞧见艾伦一脸忐忑。讲真话,我其实很期待利威尔把那照片掰断或者当场扔掉,好让韩吉小姐成为我们欢乐家庭的一员,不过一路上确实如她所言,气氛尴尬却相安无事。

那张照片也在屋里最显眼的地方挂了起来。开始利威尔还会脸黑一黑,最后都可以厚脸皮地镇定路过了。


我和艾伦一次背着某人咬耳朵。

“矮子在结婚照上……说认真点,确实好看。” 

“是妈妈才对!利威尔无论何时都很好看,世界第一,宇宙——” 

“——艾伦,你太激动了。” “啊抱歉。”

“所以说你就没有藏其他照片?” 

“……”

“果然藏了吧!” 

“那是利威尔有你的时候……” 

“竟然是孕照啊。” 

等等。

竟、然、是、孕、照??!!!


我觉得刚过去的结婚照风波已经是开胃菜的级别了。


评论 ( 4 )
热度 ( 57 )

© 舞夜尬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