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四鞠,带卡,脸T,暴漫,盗墓,全职高手,普通V家粉,哆啦A梦死忠,曾经的玄幻迷,支持国漫,宅,懒,腐,154.5的永久怨念,三次元明星半粉不黑, …………还有话唠

【6】【艾利】ERERI家的可丽饼


“喂,赫里斯塔?赫里斯塔酱?醒醒!”我旁边的人推了推我。我尽力睁开眼睛,却觉得身体沉重的不行,直到听清楚下一句话:“你心脏真大,期末考试都能睡着!”

什么?!我一咕噜从桌子上翻起来,考场里已然没有其他人,只剩下零零散散收拾东西的学生。老教授收走了卷子,像往常一样扶了扶眼镜,晃晃悠悠地走出了教室。

“你睡着前的已经把卷子答好了,不过名字没写。别担心,我看你太累了,就帮你填上去了。”尤弥尔把最后一支自动笔芯捡起收好,颇为关切地询问,“你还要再睡一会儿吗?”

紧张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我又把头磕到了桌上:“谁知道呢……”
夏天的阳光透过窗户,金灿灿地照耀在我们身上,睡意再次侵袭了我的大脑。

我爸妈在外国,尤弥尔是孤儿,都是留校的学生。暑假伊始,不同于其他回家探望的人,我们只是把宿舍打扫整理了一下,毕竟还要在那里活上肆无忌惮的两个月。往年我俩都配合无间,这次倒是苦了尤弥尔,独自一人清扫了两个宿舍,空出我来好好休息。

你问我昨天晚上多久没睡?我对这个问题报以冷笑:如果只是昨天,那就太简单了。

这段时间来,我几乎不眠不休,整日脑补着不切实际的场景。万恶之源都是因为对可丽饼店的执念太过深重,思想都黏滞在一点上。与之前不同的是,极其稀少的睡梦中不再呈现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景象,而是从未涉及过的、一个男孩追逐少年的场景。常常会有这样的情况:我大半夜睡不着坐起来涂鸦,反复描绘脑海中的这一情景。

自作孽啊,这样早晚得过劳死。我的头还是很疼,熬夜后又不想吃东西,抱着手机在床上翻滚,顺手发消息给阿尼问问店里的情况。

“你自己不会来吗……”阿尼的手堪称光速,非常无语地敷衍我。

“你是不会理解的。知道吗,自从上次见到利威尔之后,我的世界天雷滚滚,就差完全崩塌了。我对自己以前的幻想深深地感到羞耻,可恨的是我现在依然抱有这种不洁的臆想!我知道你不懂……总而言之跟他接触越多,我就越感到自己的龌龊……”
 
“不是很明白……多洗洗澡应该就行了吧。你间谍戏一样就是为了发这些牢骚?”

“当然不是!”我急忙扭转话题,“单刀直入地讲,你看到艾伦和利威尔之间……嗯……发展的怎么样了?”

“没怎么。店里没人,阿克曼先生在跟店长看书。”

我的脑子瞬间就被塞满了。短短一句话的信息量在我心中被夸张地放大,我仿佛看到了利威尔坐在艾伦腿上,一脸镇静并不抗拒地捧着书;而艾伦店长在后方环住利威尔,下巴窝在他的颈窝处,阳光从窗户外面倾泻而下,透过淡褐的窗帘,使屋内成了小小的暖色调。一切安静而基情……啊呸。

完了完了,我又做了这些不洁幻想,果然是一个龌龊的人……我捂住快要炸裂的头,强行转移注意力,决心去逛学校网站。成绩当然没有出来,主要是扫一眼社团和学生会,看看有什么会影响到自己行程的,说不定还要帮忙整理些文件。

《会长尤弥尔带领辩论社夺金》,理所当然的,她那么聪明……;《学院女神赫里斯塔跟踪报道》,啊这是偷窥我,顺手举报……;《家教招聘》,嗯不错不过我有工作了……;《学院票选最热CP排行公布》……我顺手点了进去。

照例是一行土到爆的红字标题——学校网站的传统。往下刷就看到一张表格,我和尤弥尔的大名照片赫然在第一对:这足够让那个家伙嘚瑟上一个暑假。榜单配对有男有女,关系较好的哥们闺蜜也大多双双躺枪,在这个洋溢着互联网精神的时代,谁也说不大清是真是假,我饶有兴致地看下去,涉及了不少认识的人,这以后可是调侃的一大题材。

这样的票选一学期一次,学期末基本就统计完毕。我今年大二升大三,和尤弥尔蝉联了四届榜首,每年都有人自动和我报喜。平心而论,我们之间的关系恋人未满,又比一般闺蜜亲昵,说不上CP但也谈不上朋友,能够稳居尖端,主要还是尤弥尔不顾场合的死缠烂打。比如她的“等××结束后我们就结婚吧”已经成为学院的一大特色语录,很是让人哭笑不得。

底下的评论区已经炸开了:
“真是厉害啊,说不定她们明年可能超过我们学校历史的头号卡剖呢!”
“天啊这对姑娘好恩爱!同期一脸懵逼。”
“等票选结束你们就结婚吧233333”
“上面那个哈哈哈经典”
“大四学长表示图样,这对离真正经典还差得远”
“好像听过上面那个传说诶……玛利亚大学的特产www”

一行一行下去,一个词越来越高频地出现在我的眼中:传说蝉联四届第一的“经典CP”。虽然毫无嫉妒和攀比可言,疑惑还是出现了:究竟是谁?学校里哪来的传说?我之前没有关注过校园八卦,就连这次逛论坛都纯属偶然,因此并不知情。直到第七第八页那里,一位学长才贴出了过去的网址科普,我赶紧去看,却不由呆住了。

早该想到的!四年前的报告上,第一名赫然印着的是:
艾伦·耶格尔和利威尔·阿克曼

我一头砸在了枕头上,怎么没早点发觉?学校论坛的各种八卦像电子眼一样布下天罗地网,既然按佩特拉所说,艾伦是在毕业前成功的,那么在这两年间,怎么不可能留下半点消息?

学校官网是天堂!
我如痴如醉地搜寻着相关信息,发现除了夸张的传说外和一群粉红妹子脑补的同人小说外,广为流传的是几张像素较高的图片。第一张是两人走在林荫小道上,艾伦摸着头很阳光地笑,利威尔仰头瞧着他;第二张则有偷拍的嫌疑,从书的缝隙中往内探望是学校图书馆的方桌,与我所想的不同,似乎是学长在辅导后辈,旁边一本砖头一样的资料还翻着。镜头聚焦在利威尔身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略微勾起的唇角,笑意若有若无。

就是这两张照片,如此清纯干净,我却默默看着,两道鼻血齐刷刷地淌落了下来。下边的评论都哀嚎着自己的眼睛被糖浆糊住了,最新的时间才是几十秒前,显然是许多好奇的前来凑热闹,一不小心被发了狗粮。四年前本已生分沉陷的帖子,转瞬间恢复了生机

“谁知道他们后来怎么样了啊啊啊我好激动啊!”
热点评论高高地挂着。它比第二条人气高出两百多点,其余的全是在争真伪和攻受,我看看没什么其他了,继续吸了一会儿照片,就关闭了页面静躺。一种莫名的责任感涌上了胸口,力量也奇迹般恢复了。一个想法渐渐清晰:
我要回店里去,哪怕再困再累,也要当其他人的眼睛,一直观望守护下去。

没有理由再拖延,我翻身背起包跑出去。尤弥尔拄着拖把正锤腰,一时间没拦住我,但我待会儿跟她解释也不迟。走廊里只听见她悠长的呼唤:“赫里斯塔酱——你不困了吗——?”

困?那种事不足为道。

等我气喘吁吁从公交站台跑下来,下午一点已经快到了,远远地看见我比较熟悉的街道。我正打算像往常一样加紧进店,忽然听见店门口一阵喧嚣。
紧接着,就远远看见利威尔满脸不悦地、把一个女人——赶了出来。

“利威尔!”那女人举着手机高声叫着,“你可火了啊!”


评论 ( 7 )
热度 ( 39 )

© 舞夜尬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