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四鞠,带卡,脸T,暴漫,盗墓,全职高手,普通V家粉,哆啦A梦死忠,曾经的玄幻迷,支持国漫,宅,懒,腐,154.5的永久怨念,三次元明星半粉不黑, …………还有话唠

【2】【艾利】导盲者

利威尔家里塞满了人。 
 
罪魁祸首的那条狗不愧是练过,整个过程竟然都保持着端正的坐姿——相当于人类的军姿,仿佛一尊供人观摩的雕像,意志力强大得令人叹为观止。然而在那些家伙前脚跨出门时,装出来的矜持就烟消云散了,金毛犬龇牙咧嘴地冲外面比鬼脸,喉咙深处发出了憎恶的低吼。 
 
这在导盲犬中是绝对不合规矩的举止,鲁莽且有失礼节,很容易招致不必要的麻烦。可它的主人是利威尔:他对这帮人本来也没什么好感,此时暴躁的导盲犬反而道出了自己的不爽,似乎胸中的郁结也少了点。 连本人都没有察觉到地,利威尔放缓了表情。 
 
不过这一切稍纵即逝,很快他又凝重起来,由于空气中的异味。 
 
利威尔应付其他人拜访时,额头上泌出了细密的汗珠,虽然对正常人来说不算什么,但这本身已经是他所不能接受的;在这关键时刻,导盲犬特有的狗味还因为温度上升而散发开来,在并不宽大的书房里显得那么突兀,又那么恶心。 
 
利威尔觉得自己仁至义尽了,原有的丁点肯定也瞬间烟消云散。比起这样,他更愿意不收留这么个宠物。 
 
不收留就扔掉,可是韩吉,那个恶心的女人…… 
 
他决定舍而求其次:不是说这条狗很聪明吗? 
 
 
“喂,艾伦是吧?”利威尔洗完澡裹上浴衣,把崭新的白毛巾扔到狗头上,不容置辩地开口:“想要在我家呆下去,就必须得给我学会洗澡。” 
 
狗很安静乖巧,把毛巾抖落到颈上,歪着头看向主人,似懂非懂。那双琥珀一样的金色眼睛很大,所以算是大眼瞪小眼——虽然其中一方看不见任何东西。 
 
“你小子听见了没有?真的想让我把你扔出去?”丝毫没有注意跟狗对话实际上很蠢的利威尔继续威胁,认真地较劲。 
 
神奇的是,艾伦的发楞没有持续多久,反而真领悟到了什么似的屁颠屁颠跑进浴室,似乎是学过这个技能。利威尔先是听见脚步声,接着是水声,不久后变成了滴水声和脚步声一起凑近:拉布拉多跑了回来。 
 
听到水声持续的时间利威尔就知道肯定不达标了,但当他伸手试探着触摸,内心已经不是简单的崩溃。也不知道是不是培训内容就这样,艾伦的洗澡过程几乎就是在水里打个滚儿,毛发因为水黏成一撮一撮,有的地方却还是干的。膻味和水汽混合,只是像加了盐的水,更加令人恶心反胃。 
 
换做是幼年时期的利威尔,恐怕早就蹲在角落画圈:他竟然摸了这么肮脏的生物。然而今时不比往日,现在的他已是成熟睿智的大人,在经过又一次无意义的小眼瞪大眼后,他做出了一个成熟睿智的选择: 
 
“够了蠢货,我帮你洗。” 
 
如果世界上有洗澡比赛,利威尔头名无疑。在清洁的处理上,他的严格和完美主义造就了卓越的成就,甚至涉及到了指甲缝的边隙。但这是他第一次帮别人,哦,是别狗洗,所以用上了杀牛的力道。也不知道手感怎么样,可怜的导盲犬估计骨头都快被揉碎了。 
 
除此以外,这给艾伦还是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柔软细腻的肥皂泡虽然尝着苦涩,闻着却香软甜滑;秋冬季节洗澡,温暖和柔软的感受远不同于之前用的冷水,几乎吸着它沉浸其中;利威尔不住地舀起热水淋下,他的袖子被狗毛微微蹭湿,因此挽起一截,露出藕一样的手臂,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他神色中的认真。 它抽了抽鼻子,从他身上闻到干净的皂荚味。 
 
拉布拉多眯起眼睛,非常享受。 洗完澡后它异常乖顺,按照利威尔的要求仔仔细细地蹭干了身体,洗澡要求的第一关算是初战告捷。 
 
利威尔一开始并没有察觉这一切将会引来灾难,只是为自己清洁透彻的成就略感满意。尽管狗会在他回家时叼着毛巾兴奋地期待什么,他也没付诸过多在意,以为是宠物的小任性。 
 
直到一天走进家门,他正构思小说中的男主角是怎样在深水中挣扎逃生,脚下忽然一滑,仰面栽翻在地板上,只听闻一声巨响。衣服被浸湿了,就像脑海中那个主人公一样,他成了落汤鸡,狼狈不堪。 
 
杀千刀的导盲犬还凑过来,关切地舔主人的脸。 
 
地面上全是温热的水。 
 
这个混蛋,想把水提前放好,结果没关水龙头,狗脑袋里做的还是被利威尔帮忙洗澡的白日梦。意识到这一点,利威尔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蠢、也是最善良的笨蛋,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当他第五次拎着艾伦的后颈把它扔出门外,蠢狗才明白自己是要被动真格地抛弃了。于是四只爪子拼命乱挥,却又不敢划伤利威尔。先是挣扎不够,后来又用一双大眼诚恳致歉,水汪汪的神情任谁看了都会融化。 
 
利威尔当然看不到这一切,但那种委屈的呜咽声足以打动他并不坚硬的内心:既然认了错,那也不用追根究底。他轻叹了口气,认命似的把它提拉回屋内,狗趴在地板上特喘大喘,浑身在抖,利威尔没有理睬,只是默默地把周围的小型海洋逐步清除。 
 
在扫除仅剩下靠门口一片潮湿时,破门声突如其来。一个女人飞扑了进来,接着一个漂亮的——狗啃泥。利威尔持着拖把一脸冷漠,等面前四仰八叉的韩吉开口。 
 
“利威尔你的地板是涂了油么!哎呦我这腰……就怕你说烦我直接讲:我把艾伦的项圈带来了,好家伙真是够桀骜不驯,我说你要用力按住抓住它我来以身试险用生命给它戴上……天呐我是不是和你一样瞎了!”韩吉顶着一头乱发艰难抬头,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音调不知高了八度。 
 
“怎么个瞎法?” 
韩吉把手颤巍巍地指向一边:“那个蹲在笼子里那么安静的狗……是艾伦?!利威尔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把艾伦换了其它狗!还我的小艾伦!”她把八字眉拧到了人类极限,还煞有介事地控诉起来。 
 
“哦,它呀,正在面壁思过。” 
利威尔顺手接过项圈,把它扣到了拉布拉多导盲犬的脖子上。Levi's。 
 
韩吉感受到了命运的深深恶意。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舞夜尬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