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四鞠,带卡,脸T,暴漫,盗墓,全职高手,普通V家粉,哆啦A梦死忠,曾经的玄幻迷,支持国漫,宅,懒,腐,154.5的永久怨念,三次元明星半粉不黑, …………还有话唠

【4】【艾利】ERERI家的可丽饼!

之前的是七夕,这里是拖欠利息……算是存稿的老底吧……

不知道说什么了【葛优瘫】……总而言之爱你们(づ ̄3 ̄)づ╭❤~


-------------------------------------------------

“噗哈……哈哈……妈呀,我不行了……”

“所以说,这就是你烦恼的原因?”听完我一五一十的报告,佩特拉竟然捧着水壶笑了起来。看得出她本来并不想取笑我,可是实在忍不住,忍笑忍得肩膀一缩一缩。“三笠她、和利威尔桑完全不一样好吗、哈……明明是表亲……这是什么……太逊了好吗噗哈……”

“要笑就笑吧。”我自己脸上也开始冒烟,尽管知道没有恶意,心里还有点埋怨。明明两人特点很相符:冷静沉着、神情寡淡,哪里有差错?如果真的相似也就罢了,现在跳出来一个知情人说我完全弄错了,明摆着是质疑我的判断水平,自然不会开心。

佩特拉笑了片刻,终于是抽了几口气,渐缓下来。“单从年龄上讲就不一样了。利威尔可一直是艾伦和三笠 的前辈呢。”

 “前辈?”我顺着问。

佩特拉点头说:“我以前和利威尔可是中学同一个部团的呢,高中、大学也是同一所念的。艾伦据说是小学的时候黏上利威尔的,从我们认识他的时候就开始了。从小时候利威尔的身手就特别好,艾伦喜欢惹事,一直都被罩着呢。”

“那还真是很长的渊源呢。”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利威尔小姐可以比过艾伦的青梅竹马。

“可不是嘛。也是辛苦当年的小艾伦呢,一直追在后面。最可怜的是他和利威尔中间隔了一个年级,也就是说,利威尔小学毕业届他在念四年级,跑到初中之后利威尔又是初三学长了,高中也是,总是每到一个学校和利威尔相处一年就分开,追求也完全谈不上顺利呢。”趁着之前开怀的劲儿,佩特拉又开始笑得抖起来,眼角泌出了稍许泪花。我也被她感染,外加这事儿的确是够可怜的,一同笑起来。

“现在心情好点了吗?”佩特拉用手抹去眼角的泪水,“因为认错了人就不敢去店里了,你也真是个单纯的妹子呢。换了我,好吃的甜点比什么脸面都更加重要。” “可是阿明他好像并不欢迎我,别说其他人了……”“没事儿,”佩特拉轻拍我的肩膀,“据我所知,他不敢见你的原因是怕上回吓着你了,怕你去兴师问罪呢——我也清楚这孩子的,初中开始就很腼腆,总用个棉被裹住个头。”

“那夏天不会闷坏吗?!”我本来还因为别人没有怪罪我而松了口气,听到最后一句话大惊失色。

“所以利威尔前辈担心他,把他的棉被做成了透气的网兜啊。平常补被子也是前辈负责的,阿明的爷爷毕竟太忙了。”佩特拉满脸都写满了“温柔”两个字,水壶倾倒,在我们两人间架起一道小小的水帘。

……利威尔竟然还会针线活?我再一次受到了冲击,她真的是个完美之人也说不定。甜品、家务、武力值爆表、名校玛利亚大学的毕业生、再加从手绘图案中可以看出来的画功……十项全能简直了好吗?!下回谁再随随便便叫我女神我绝对不会放过他,明明别人才是真神。

“天色也不早了,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子还不回家可是有些危险咯,有缘再见吧。”佩特拉收起了工具,暖金色的眸子柔和地注视过来。和她在一起有一种莫名的愉悦,不同于尤弥尔带来的,是另一种不一样的安心。

“不好意思,我其实叫赫里斯塔,希斯特利亚是我改名前的。很高兴遇见你。”我有些歉疚地伸出了手。

出乎意料的,佩特拉很自然地回应我:“我也一样。”

今天大丰收!
我几乎是蹦着回到宿舍,进门就迎上尤弥尔泪眼汪汪的担忧样子哭喊着扑向我。她身后的我室友很无奈地冲我笑着,似乎是没能拦住的致歉。

安抚完尤弥尔,我躺在床上根据佩特拉的叙述梦想:一个不算高大的女孩始终都挡在男孩身前,替他承受着一切;而男孩总是拼尽全力追赶女孩的脚步,从未停止过追求,最终将女孩揽入怀中——多么美好华丽的爱情故事。

等我从梦境的臆想中醒来,又是一个明朗的清晨。这一回我已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常去店里探清,知道把Boss利威尔刷出来为止。我和尤弥尔说了这回事,她也不予阻拦,忙于组织高校辩论的她脱不开身,干脆委我以重任:“看见真人一定要给我张照片啊。”

和我同在一家港式茶餐厅兼职的还有一个同学,名叫阿尼。最近餐厅要搬迁到很远的地方,我们也就放弃了这份工。花季少女总不能一直吃土下去,我俩约好了一起找份新的工作。这回有了目标,我干脆连拖带拽地把她领到了ERERI那里,二话不说双手拍在了艾伦身前的柜台上:“耶格尔店长!我们要做兼职,我俩都有工作经验请不用担心!” 

然后是吓得艾伦一阵冷汗,许久回过神,和善地给了我们一个笑容:“可以哟,如果不介意的话两位随时可以来小店,工作时间段扫一下门口二维码就可以看到了。有人帮忙我还是很高兴的,不过在这之前……赫里斯塔桑,能不能请你从椅子上下来……你的朋友貌似被吓到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顺着艾伦的指示看去,阿尼一脸黑沉。也真亏艾伦能够辨认出来,阿尼的惊吓表情往往能把小孩子吓得不敢呜咽,总像是一幅瞧见杀父仇人的样子,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这女孩心里其实怕的不得了。现在她颤巍巍地凝视着我,简直是下一秒可以昏过去的模样,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乖乖爬下来照顾这名低血糖患者。艾伦开出的工资挺让人满意,阿尼很顺从地同意了。

“总而言之,以后请多指教!”我抓住阿尼一同鞠躬,随后兴奋地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什么,我好奇地问艾伦:“冒昧求教一下,你怎么认出她是在害怕?”

“其实也没什么,大概是利威尔进鬼屋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所以猜的。”艾伦咧开嘴笑,挠了挠头。

我莫名感到利威尔小姐有点萌。

出门正巧看见佩特拉小姐从路旁的民房出来,看见我招手示意。我冲她露了个最为灿烂的微笑,在脑海中关于她的信息库中默默键入标签——头号功臣。

评论 ( 11 )
热度 ( 44 )

© 舞夜尬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