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向往的是温暖柔和且美好,虽然很难做到
杂食大号,懒宅腐姬咸鱼吐泡
坚信爱的每一对cp都是顶级的珍宝

【13】【艾利】三爷的第二人格(ABO设定)

【13 你问我对我妈怎么想的?】

种种争斗结束后,人类开始向外开发探索。好奇心无法拦截到了恐怖的地步,迫切的追求拓展至整个人类社会,就连立体机动装置也被迫改良成了更适合开拓的类型,在看见里面多功能军刀的装置后每个人的表情都相当精彩。埋葬了逝去战友的残骸,安送了战后抢救无效去世的亡魂,快节奏的统计恢复工作将每个人卷入了忙碌而哀伤的生活潮水中。人类就此开始进一步发展,过去的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终于把前世这两人给讲死了,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现在我们再来总结一下之前所讲的一切。对于艾伦,我绝对是既有家人的依恋,又有明确而懵懂的情感,不必多说。但是对于利威尔兵长这么一个人物,我不得不理清一下对他的态度。

他的名号自从训练兵时期起我们就有所耳闻,在印象中最初也只是一个“比我更强的厉害人物”而已。第一次见面还是他救了我们,尽管有预感气场不和,但是从任何方面来讲并没有理由厌恶他。自从艾伦被踹后,我的不满才真正开始喷薄而出。不是开玩笑,我从那时开始一直就没有忘记过这笔账,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复一把,最初面对各种指令,我也是抗拒不从。

好在我是一个还残留有理智的人,并肩作战几次后,才发现这个人本性并不恶劣。不是不想和他计较,只是同仇敌忾的战争状况下,我无法和壁内那帮家畜一样还搞窝里斗。但令我不满的事情依然存在:这个士兵长并不如早年传说中般桀骜不驯,或者是说他虽然脾气不像他人一样柔和,但行事风格却有些趋于软懦,我看得都着急。

可能会有人反驳我。这当然不是他面对阻碍他的人类同胞下不了手,也不是他执行任务不干脆果断,现实中的兵长确实与前两种情况完全没有瓜葛。然而在种种情态下,他总是选择风险最小、最保守的方法行事,明明只要冒稍许风险就可以换得更大更好的成果,他却往往尽可能避而远之,宁可放弃也不肯尝试。就像一个死板的研究者,斤斤计较天平两侧事物的重要性倾斜,无视所有开发的可能性。我一度无法理解其中的苦心,因为我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会去拼斤全力争取,本以为一个有个性的兵长,会无所顾忌地去战斗;亲眼所见却告诉我,他就像一件兵器,纵然不情愿,也会依照操纵者所指的方向扫去。

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在最终战后,我切实品尝了这份苦涩,强打精神和幸存的韩吉长官撑起了调查兵团的残余部队。在接替了下一任兵长的职务后,沉甸甸的责任几乎将我压垮,我身上背负的是整个军队的性命安危。我开始选择更为稳妥的行事风格,力求将伤亡可能压到最小。面对开拓新土地的任务,我也总是先解决安全土地上的残余威胁,再去见机尝试其他地区。如此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谨慎,使得新晋的士兵们给我起了无数个绰号;同期生们也都说我变换了许多。
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数十年后的史书中,还有谁会认为以谨慎过头著称的三笠·阿克曼,曾经也是个不顾一切的冲动之人?一个被岁月磨去棱角的可怜家伙罢了。

说这么多只想表达,在担任了同样的职务后,我愈发理解了母亲当年的痛苦。我也许还算幸运的,至少在团内战士牺牲后能对他的家属道出一句“他为人类做出了贡献”,简直无法想象过去的时候面对他们家属的无尽沉默,埃尔文团长和母亲是怎么扛过来的。也许就是因为压抑了过久,他们才会一个不顾阻拦在战场上亲自战死,一个不计后果抛弃武器困在墙里,将这种近乎任性的举动作为自己人生的结局。

最终的一战,不仅是人类的胜利,也是利威尔·阿克曼的胜利。我一直坚信,在最后一刻,他已经看到了无数人向往的自由,解脱了束缚;之前的质疑、怨恨、仇视,都化为认可与理解。我不满过他的狡猾:我没有为艾伦做到这一地步,他却捷足先登了。然而我也清楚地知道,就算换做是我,也不一定唤得醒艾伦的意识。如果战后这两个人依然能存活,经历了这一切的我一定支持他们两人走到最后——我曾经无数次地在梦中想起,懊悔发誓。

彻底的冰释前嫌究竟来得太晚。给一个中肯的晚点评价,利威尔兵长是一个伟大而坚强的人,有缺点,却也值得艾伦去爱。直到前世临死前,我依然持有这样的态度。

当然,这是我知道后面的事前。如果早明白这俩家伙先我一步到了这个世界享福,我死也不会原谅他们。


评论 ( 12 )
热度 ( 39 )

© 一个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