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向往的是温暖柔和且美好,虽然很难做到
杂食大号,懒宅腐姬咸鱼吐泡
坚信爱的每一对cp都是顶级的珍宝

【11】【艾利】三爷的第二人格(ABO设定)

【11湖边发作的尴尬症】

得,反正这事儿就是这么立下了。说小了就是一些情感关系的小误会,说大了是会影响人类希望人类最强以及我这个名不副实的人类未来的巨大不稳定因素,对最终决战人类阵营的状态有着非常大的作用。

——这并不是耸人听闻。利威尔兵长变得愈发严厉暴躁了,从扫除细节到无关紧要的动作细节都苛刻至了一定的境界,明显开始为难起艾伦和我,就连平常的格斗训练也要亲自上阵虐菜;艾伦是百分之百受了暴击,从他神经质到已经半句话不说的机械化状态就可以看出来;我也被狠狠地打击了,从那时开始,我就陷入了一个事事不顺意的死循环中,脾气也变得愈发暴躁易怒,弄得其他人见了都绕着我走。三个人都像着了魔似的行尸走肉,吓坏了团内不少士兵。

举个例子。我总希望能避开兵长以免不快纠纷,偏偏两人在一个班内,低头见了低头又见,到处洋溢着尴尬的气息;我倒是一直想找个机会来跟艾伦好好谈一谈,偏偏艾伦明显避着我三番五次找韩吉做实验,一天饭点能见到个正脸就已经不错了。明明是最后的日子,明明是最后的机会,却因为我之前的鲁莽举措闹成这想见见不到、不想看的眼前瞎晃悠的结果,你说我懊不懊恼,心塞不心塞?再加上不知道吃了什么的政府一天到晚派遣些油头粉面的家伙监督备战,亏得阿明还哆哆嗦嗦地问什么让我这么不快,被我直接盯了回去。

有一趟我忍无可忍拽住艾伦准备强行解释,谁料到他一脸“我都懂”的表情,满是希冀地搭住我的肩抢先开口“三笠你一定要对兵长好好的”,之后面露托孤似的不舍诀别神态飘然离去,留下我一人在微凉的秋风中呆滞。我当然也不是没磨厚脸皮请兵长让他替我和艾伦讲两句,结果被扔了一句“你还嫌事闹得不够大么”,撇在原地。

不爽,真的很不爽。
整个最后的日子就在这种可想而知的气氛中一晃而过,转眼是决战前一天。这些天来,几乎每一个人的眼神对我而言都是一种刺激和嘲讽,工作和想要解决的私事之间又冲突不断,使我处于身心俱疲的状态。这一天,将是我了结一切的最后机会,但我却依然没有找到突破口。

毕竟是决战前夕这种特殊的日子,调查兵团的高层终于和所谓的监察官员达成了一致,在各种意义上给全体成员放了个还算宽松的假,取消了当天必要任务以外的全部日程。除了不能上街之外,大多数人都成了一天的自由身,男生们还私下里办了个演讲大会似的理想探讨。原来艾伦绝对会成为其中的佼佼者,可是他只是呆滞而安静地围坐旁听,让人瞧着瞧着心里就涌上一股难以言说的苦涩。

一天的时间很快消磨殆尽,月亮没有半点犹豫,不急不缓地按时升起,调查兵团的夜禁也到了点。直到我躺在床铺上时,才发现最后的一天我什么都没有做,心中猛地涌起一股不甘。恍惚间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呼唤我,招引我前往窗外的月光下,去度过这最后的时光。这个念头产生得迅疾而势不可当,我几乎是在一瞬间下了决心,绕过几名同期女生的床铺,逃开夜禁巡逻,逃逸至向往的外方世界。

现在想来那也是一种排遣吧。比起破坏发泄,或许在皎洁月色下漫步更能净化平和内心的烦闷。一路上我逐渐遇见许多和我一样潜出的士兵,多是成双成对的出来幽会。每个人都对彼此报以心照不宣的微笑,作为对美好企望的共同理解。渐渐地我意识到巡逻的队伍兴许放松了限度,默许了这些人出来。毕竟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陪伴彼此。

所有人都沉默,享受着,行走在蓝白色的月光下。那样现在看来略有诡异的镜头,在我的印象中出现了难得的平和美好,这种纯粹使我不由念起故乡山谷的清泉,念起曾经天真烂漫的童年时光。简单而言,我当时就是在毫无依据地胡思乱想,但那时的回忆却总是那么甜蜜、切实、幸福,几乎趋向于梦幻。算是漫无目的地散着步,我不知不觉步入了平日里训练立体机动的树林。

茂密到引人窒息的树林总让我回想起在巨树之森的惨烈战斗,但晚上的它却愈发通透,褪去了那种死亡气息。林子中央的湖水反射月光,将波澜影像映在树叶铸成的屏上。我正想往里走,哪怕是望一眼那潭湖水也好。却突然发现有两道人影隐约在动——又是结伴的。

训练时期有对腻歪的小情侣,总结出来过幽会三大地点:宿舍、厕所、小树林。两人同行又深夜出现在这里,什么关系我也猜出十有八九了,自然不愿去打扰人家。正当我欲要抽身离开时,声后突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呼唤:
 “兵长……”

声音很低,呢喃模糊,但区区两个字还是能勉强分别的。更重要的是,这个声音我异常熟悉,不会错的……这就是我发小艾伦的声音。

这两个人的身份一出来,就有些尴尬了。我正想要离开的脚步瞬间粘滞住,发觉自己听也不是,走也不是。纠结片刻,还是蹲身藏匿在一遍的乱石中,决定看情况行事。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一个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