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四鞠,带卡,脸T,暴漫,盗墓,全职高手,普通V家粉,哆啦A梦死忠,曾经的玄幻迷,支持国漫,宅,懒,腐,154.5的永久怨念,三次元明星半粉不黑, …………还有话唠

【番外】【艾利】导盲者

街道两侧的法国梧桐终究坚持不住,在冬天来临之际落叶凋零了。埃尔文·史密斯在叩响好友的门后打开并未锁住的门,下巴掉到了地上。 
 
壁炉烤着赤红的火,尖端像绸带一样跳跃舞动。按照常理利威尔那个怕冷的家伙应该手捧一杯茶蜷缩在沙发上抱怨天气,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手捧红茶缩在沙发上像往常一样听有声新闻报,只是…… 
 
可怜的访客把视线艰难地移至下方,看见了如下的场景:一条金色的大型犬舒服地横卧在毯上,安逸地打着盹儿;而自己的挚友,竟在狗的侧身蒙上了一层保鲜膜,双足赤裸地放在其上。显而易见的是狗的身子一定很暖和,利威尔的脸上流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埃尔文的第一反应是这不可能一定是我瞎了,确认无误后的第二反应是好想在自家那只哈士奇身上试试。当然,考虑到二哈的智商和情商以及自己脚的安危,史密斯先生在这个想法浮现后的第二秒就把它按了下去。 
 
“咳咳,利威尔,是我。” 
 
仰在沙发上的人翻坐过来,似乎才从温暖造就的昏昏欲睡中反应,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门。 
 
埃尔文有些尴尬,顺着发际线挠挠头发,不知所措地开口:“呃……哈哈!利威尔啊……那个……唷……” 
 
“你和艾伦相处得不错嘛……” 
 
 
 
“所以说你真的喜欢这只狗?”埃尔文端着茶杯,一半是惊奇,一半是惊喜。 
 
韩吉之前送宠物来也是有他的推波助澜在内,但没想到成效竟然那么好。一向桀骜的狗竟然听了话不说,利威尔这家伙居然也开始享适应受这样的生活,埃尔文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的英明决定点了32个赞。 
 
“啊。谈不上喜欢,好用罢了。上街是它挑菜,出版社这家伙带我抄近路,对了,买的红茶特别好……还有冬天能暖身子吧。” 
 
“你说的暖身子……就是指刚才那样把脚放在它身上?”埃尔文开始流汗,握着红茶的手也感觉到了粘腻。 
 
“有什么问题吗?”利威尔依然单手抓着茶杯口,饮着茶水。 
 
“不……我只是在想纵容韩吉把这只狗给你会不会把你惯坏了……” 
 
正说着,之前一直失踪的拉布拉多顶着一条白毛巾出现在视野里,它向利威尔小跑过来,把毛巾铺开在一侧,翻上去打滚,等湿漉漉的毛差不多干了,就趴在毛巾上倚着利威尔睡着了。 
 
全过程训练有素得让人都自愧不如。感觉到对面坐着的人有明显的失语,利威尔面无表情地解释:“洗澡是我教它的第一件事。” 
 
“哈哈、不愧是……利威尔……” 
 
 
出了友人的住所,埃尔文强行梳理了一下思路,确认自己不是做梦刚醒,并决定短时间内不要再来了。 
 
对了,要不然让韩吉也给自己带只拉布拉多?

评论 ( 6 )
热度 ( 32 )
  1. 沁绾岚戈舞夜尬悔 转载了此文字

© 舞夜尬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