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四鞠,带卡,脸T,暴漫,盗墓,全职高手,普通V家粉,哆啦A梦死忠,曾经的玄幻迷,支持国漫,宅,懒,腐,154.5的永久怨念,三次元明星半粉不黑, …………还有话唠

【1】【艾利】导盲者

我不知道这个会不会往下写呢。。。喜欢这个梗,怕忘记存个档,估计很久不会往下更,当脑洞看吧。还有一个不知所云的番外待会儿发。以及,我想试试换风格? 
------------------------------- 
 
 
 
 
 
利威尔有一双相当漂亮的眼睛。 
 
尽管用这样的词来形容一个男人有失规范,但这几乎成为了共识。他的睫毛长到了令女人嫉妒的地步,瞳色灰黑,带着转瞬即逝的深邃幽蓝,晶莹灵动得仿佛流有液态的宝石。每每双目相对,总能毫无例外地牢牢吸住对方的视线。按照埃尔文的话说,这双眼中的每一丝痕路都足以称得上浑然天成的艺术品,所有亲眼见过的人都表示,这一说法毫无夸大。 
 
没有人见过比这更动人的双眸。如果不是正主坚持反对,他们会不约而同地把“漂亮”一词换做更加过分的“美丽”。 
 
正因为如此,当人们留意到眼睛主人毫无神采的目光和手中的长杖时,会无比痛惜地惋叹:可惜了这么一双眼。 
 
利威尔是盲人。从出生起,他便无缘看见任何东西。上天彻彻底底地剥夺了他视物的权利,甚至没有给他眼前的黑幕留下一缕缝隙。从小到大,他早已习惯了跌倒、摸索、再次爬起的黑暗,对于色彩的寂静,已然习以为常。 
 
无数人替利威尔感叹过命运的不公,夺走了光明后,又无情地过早带走了他的双亲。但他从未这么觉得。在他二十八年的经历中,家庭只是一个象征性的符号,色彩只是没有希望的臆想,只存在于虚假的记忆里,自己从未缺失过任何。失明使他更清楚地去了解一个人的内在,他的朋友不多,却足够真诚。 
 
利威尔觉得,那些双目健康的人反而是一种悲哀,老奸巨滑的造物主为他们的双眼蒙上了一层不可名状的布,他们却洋洋自得,毫无察觉自己的所见未必为真相。 
 
所以当自己还在孤儿院时就结交的挚友韩吉敲开屋门,一手牵着一条毛茸茸的动物闯进来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我跟你说过我讨厌动物的吧……解释一下,你又有什么鬼心思。”屋子主人的脸色黑沉到了一定的境界。 
 
带着宠物擅自闯入的女人拧着一对八字眉,双眼在镜片后眯成两道诡异的弧线,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出格,开始一贯的神神叨叨:“咿呀这么说好过分我可是费了大功夫呢利威尔你如果知道一定会非常——” 
 
“讲重点,四眼混蛋,”利威尔毫不客气地打断对方,“你知道我写稿子的时间是每天固定的,没时间和你废话。” 
 
酒红色头发的女人扶了扶镜框,心道这年头自由撰稿人的脾气都这么大么,正色起来:“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我和宠物店里的朋友讨来了这只小可爱——训练有素的拉布拉多寻回犬,放在你这儿试试,你就权且当做个验货的?” 
 
“都说了我不养这种脏家伙……” 
 
“Nononono这么说就肤浅了,我不是都说了吗,这可是拉布拉多!训练营里都数一数二的拉布拉多!你摸摸这肌肉,这体格,多结实!” 
 
女人越说越激动,抱起狗就倾向利威尔,几乎要贴上去,被面前的人勉强躲开后又露出了无比委屈的神色:“利威尔你难道就不愿意拯救这么一个可爱的小生物么?!” 
 
被质问的人头也不抬:“拯救?” 
 
尽管知道对方看不到但韩吉还是鸡啄米似的点头:“那当然!小艾伦的毕业成绩优秀的很!虽然眼睛颜色不符合要求但是实在太出色被破格选用了,没想到脾气挺犟离开了训练营什么主人都不认,就被说是‘果然不行’扔在了宠物店里,太不公平了嘛不是?!” 
 
跟利威尔相处久了,韩吉显然能自如地把渲染力全部集中在声音里,每个毛孔都渗透出真情,每一个词句都铿锵有力。可惜利威尔不吃这套: 
 
“少给我贫。所以说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只有一句话的机会。” 
 
“用你的煞气镇压艾伦的脾性顺便让它帮你料理生活。”女人瞬间使用了机关枪般的语速。 
 
“所以说这只狗被瞧不起是因为眼睛颜色?”问话者眉头皱起,双手抱起了胸。 
 
“可以说是的。拉布拉多这种狗做导盲犬选拔很严,艾伦的毛色、体型、能力都是上乘,可惜就是眼睛是金色,饲养员都说这样会显得狰狞不友善,以貌取狗啊这是。” 
 
没有丝毫犹豫,他开了口: 
“我养了。” 
 
 
 
最后成了某个疑似疯子的女人牵了一条狗兴高采烈来空手轻松愉快去,把一头大型犬丟在了有洁癖的朋友家。事后邻居们纷纷表示竟然能看到利威尔养狗真是有生之年系列。很难理解为什么这样的人会养狗,上门特意登访的人不在少数。 
 
结果一看下来失望的比比皆是。这条名为艾伦的导盲犬是很普通的黄色,眼睛还被懂行的人指出不合规矩,使一大群跟风而来的家伙败兴而归。面对剩下的人盘问养狗的原因利威尔淡淡解释说,是因为这种狗没有味道也不会乱弄脏东西,况且自己这个盲人也是时候配置些装备了云云。 
 
等打发完所有赶热闹的家伙,利威尔没好气地甩上了门。这狗干净?那毛发里面藏匿了多少可恶的灰尘;听话?那就不会在自己家了;自己需要?听声辨位可是他多年来的经验成果——全是骗人的,这么说只是怕被那帮人纠缠而已。 
 
他之所以愿意接受这样一条狗,是由于被人凭外表判断内在的同病相怜罢了,没有其他原因。本来他还后悔自己一时兴起的决定会带来麻烦,好在貌似自己真的煞气太重,这只导盲犬在他手上并没有显示出传说中的凶悍,反而乖巧听话,省了他很大精力。 
 
平心而论,这是一条好狗。利威尔特地戴了手套摸了摸确认过,骨骼结实,线条清晰,比例匀称,没有丝毫的赘肉。据他人描述,艾伦的毛发整齐油亮,呈暖黄色甚至更偏金色。它全身上下最漂亮的部位其实就是那饱受诟病的眼睛,介于琥珀和亮金之间,无时无刻不在闪闪地放光,显得活泼而轻盈,仿佛有跟人一样的智慧。人们认为最邪异的地方,恰恰给整条狗添了灵气的特点,这无不是对所谓行家的一种强有力讽刺。 
 
貌似养这么一个家伙也不是个太坏的选择。利威尔忽然这么觉得。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舞夜尬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