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向往的是温暖柔和且美好,虽然很难做到
杂食大号,懒宅腐姬咸鱼吐泡
坚信爱的每一对cp都是顶级的珍宝

【1】【艾利】ERERI家的可丽饼!

我叫赫里斯塔,原名是希斯特利亚。介于刚改名不久,喊我现名可以,喊我原名也行,反正都是我这么个人。和艾伦认识也就是这个夏天开始的事,想想也快临近年终,写几页字记录下经过,也算是留个纪念和交代。

回忆起初次见面,是在一家可丽饼店里。带我去的是高中以来的闺蜜尤米尔,冲进宿舍嚷嚷着要和我到那里约会。店铺位置不算太远,出大学城搭104班公交,三站就到。我个人倾向草莓奶油,尤米尔是香蕉巧克力死忠,雷厉风行地订下了食谱。按往常的规矩,她点单、我占位,我在一边落座,顺便也打量打量周围的环境。

中肯来讲尤米尔的审美还是可圈可点的,至少所谓的“约会地点”格调不错。店内装修相当得体,古典大气,精致不失简约,最重要的是一尘不染,能看出店主人良好的品位习惯。彩色的玻璃滤进交错重叠的光影,映得整个空间颇为梦幻。类似于酒吧吧台的长桌上刻着纤细轻巧的字体,风铃在其上悬挂摇晃,星星点点的反光如宝石闪烁。旋律若有若无地荡着,飘飘忽忽随着香气在店内扩散晕染。

久坐有些无聊,我就同店员搭起了话。以前我在烘焙社呆过一阵子,对点心甜品不说精通也是熟稔,很容易就找到了话题,赞叹起来:“好浓的香气啊,加了不少鸡蛋吧?”

当时在柜台前忙碌的人就是艾伦,白色长袖衬衣挽至手肘处,外套一件印有店名的黑围裙。兴许是我摆出了很好说话的样子,又兴许是受到肯定心情愉悦,他相当兴奋,骄傲地回了我一句:“当然,这里面的配料都是调试了很久才做出来的。纯天然无公害,原料放得足足的。”

传来的声音清亮明朗,还有几分撩人。之前只是不以为意、顺口提问的我一时有些愣怔,片刻才反应过来。进店时是尤米尔点的东西,加上我混入小学都不会太违和的身高,自然没有刻意勉强自己去看柜台里忙碌的身影。此时的回应话语俏皮,与想象中的大叔大妈大相径庭,甚至相当悦耳好听,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兴趣一下子就被激发了,我从一边的沙发起身,翻身跃上柜台前的高脚凳,恰好倚在等候的尤米尔身上,看清了里面的人。他是个尤为惹眼的标准帅哥,瞳色翠蓝,低垂着流出专注与认真。五官、面庞的线条和谐俊朗,身材高挑,纵使是我这般挑剔的审美也很难从中找出瑕疵——而且还不是那种无特点的帅,眉眼中流露出的蓬勃生机,和举手投足之间的潇洒气息,不得不说这样的人即使是看着他做可丽饼都是养眼的享受。

由于惊艳,我一时竟看得有些呆滞,直到尤米尔狠狠地推了推我,努着嘴显出不爽的神情。我没理她灰黑的死人脸,继续盯着艾伦手上的动作。可丽饼这类经典,作为甜品爱好者的我也不是没做过,但毕竟是业余,盯着别人行云流水的操作,一半是羡慕,一半是好奇。店里除我俩外没什么客人,他的动作也就愈发不急不缓地细致起来,切好的草莓和奶油围成一个漂亮的心形,颜色诱惑。

我听见尤米尔哼了一声。

两杯饮料,两份蛋糕,两卷可丽饼,两个吃货的下午。动用第二个胃,终究还是疯狂地摄入了一回糖分,我和尤米尔都撑得不敢再吃晚饭。毕竟不是休假日,又不是餐点,没有其他人像我们两个奇葩一样进来蹭空调打扰,我的话唠本质也逐渐显露,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了天。艾伦本人还是外向开朗的,虽然不擅长扯话题,但也生动幽默,不怎么避讳,与他交流是一件愉快的事。交谈中,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也得知他是我们的前辈:玛利亚大学的毕业生。讲到生意时他说,平常这时候都没什么人,所以今天就只有他一人在。

“也就是说……平常还有其他人和你一起喽?”
“当然,”艾伦腼腆地笑笑,“还有我的朋友们,他们有时会来帮忙。还有我爱人,今天去进原料了,有些可惜呢。”

“你有对象了?!”尤米尔大惊小怪地撑桌站起,在本就凉爽的屋内带起一阵风。

“是。”艾伦眯眼笑笑,指指身上的围裙,更精确点是围裙上的英文——“E、R、E、R、I”之前我都一直不知为何意义的五个字母。“利威尔,我的另一半。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名字拼在一起的写法,”他持着听着就很得意的语调,“我准备新店满九百九十九批客人就去求婚。”

尤米尔长舒了一口气,又把我搂得紧了些。

回宿舍后我一直就在琢磨,这个神秘的“女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像艾伦那样闪亮的家伙倾心至此。按照后来他所描述的,她应该是一个眼神淡漠、皮肤白净、有洁癖、武力值破表、比他矮一些、看似不易接近实际上很关心周围人的人。我在纸上用尽生平脑洞来回涂鸦,画满了俏丽的女生形象,也终没找到合适贴切的一个,只好掰断了铅笔咬牙作罢。

看来欲知后事如何,也只能再抽空去店里一睹芳容了——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顺便帮忙凑够九百九十九的助攻。

--------------------------------------------------------


_(:зゝ∠)_我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肝这个梗……为什么那么短……【自我嫌弃】短时间内不可能有第二章系列

评论 ( 16 )
热度 ( 65 )
  1. 沁绾岚戈一个悔 转载了此文字

© 一个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