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四鞠,带卡,脸T,暴漫,盗墓,全职高手,普通V家粉,哆啦A梦死忠,曾经的玄幻迷,支持国漫,宅,懒,腐,154.5的永久怨念,三次元明星半粉不黑, …………还有话唠

【5】【艾利】三爷的第二人格(ABO)

【5 关于艾伦变化的成因推断(雾)】

中间的过程就不多说了,一来我知道的不清楚,二来,作战失败、利威尔班全灭、我们班的班长牺牲、巨人二次入侵……世界是残酷的,有太多伤心的往事,就算是我也难免触景伤怀。

风雨摇摆中,新班如前文所说成立了。在那之前,尽管我也多多少少见过艾伦,但战争期间的见面还是太仓促。那次重新见面,我算是真真切切地从他身上体会到了明显的改变。

首先是生活习惯上。虽然不愿提及,以免冒犯和我一样的各位艾厨,但恕我直言,艾伦并不是个注意卫生的人。想当初我前去新本部地下室探望他,甚至发现他将墙壁上的青苔当成了装饰花纹,床底下长满了蘑菇还压根儿没有发现,诸如此类的事情纷乱且极多——这原本无可厚非,说到底,男生的卫生习惯一般都不怎么样,况且还是一个一心讨伐巨人的男孩。可再次遇见时,不只是明显整洁起来的住所和逐渐具有强迫症风范的摆设,对于各类琐碎的是,艾伦都开始十分上心。

最常见的情况是:率先通过扫除任务的艾伦咬在最不擅家务的让身后,絮絮叨叨地念叨着注意事项。扫除要求替换了巨人与理想,成为了这两人争执的主要原因。“灰尘”“缝隙”“角落”和一句“你以为兵长×××”,更是成为了班里整日回响的高频词句。可怜整整一个班的新兵,不余半月,全被洗脑,沉浸在艾伦堪比(扫除)壁教徒的无意识嘴炮中。无法想象,艾伦之前受了多少来自于某矮子的压迫和刺激。

再者就是对兵长的注意愈发增多。我不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换句话说,一个懂战术的粗人。但艾伦的表现太过明显——十五岁,终究还是个不知掩饰为何物的年纪。平常训练、交谈、甚至是进餐的时候,艾伦总会不自觉间歇性地发呆,而每每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我都会看到那个人的身影。

艾伦的眼神一向是清澈的,也是我一直以来能读懂他情绪的依据。但是头一回,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那么多复杂的东西。愧疚、惋叹、憧憬、理解、悲伤、理智……甚至同情。相比之前,艾伦的眸光中多了些许沉稳的成分,依旧闪烁,却令我开始看不透了。——或许是面对利威尔班全面的事实,将对全班人的情感转移到了这个唯一与他们有关联的人的身上吧。我曾经这样猜测。

这样的论断也不是无凭无据,我个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对艾伦的感情并单纯是喜欢,我强调过艾伦是我唯一的家人,也不全是遮掩的借口。我失去家人后将感情转移到艾伦身上,同样的,失去战友的艾伦也不是没有可能将愧疚之情转化为对兵长的绝对关注。

面对如此的情况,我并不惊诧。很久以来,艾伦都处在战略核心的位置,只是默默地接受着同期好友们的死讯。对于战友的牺牲和背叛还比我们见得少得多,一系列的打击自然难以挣脱。我对此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因为一个优秀的士兵,终究还是要学会独自越过心理的障碍。我对艾伦充斥着保护欲,这无可辩驳,但保护,同样也包括使对方强大起来。在这一方面,我可以说是及其严苛的。

当然,请原谅当时的我还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唯一领先常人意识的或许也就是见多了生死。上文那些故作深沉自作多情造就的错误推断,终于使我忽略了一个显而易见、却又隐藏得连艾伦本人都不知道的变化。这一切造的孽,还是得让我自己来还。


评论 ( 4 )
热度 ( 46 )

© 舞夜尬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