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向往的是温暖柔和且美好,虽然很难做到
杂食大号,懒宅腐姬咸鱼吐泡
坚信爱的每一对cp都是顶级的珍宝

【4】【艾利】猫又

第一次试着放链接有点小紧张,因为看文的时候觉得这样做很方便找比较喜欢这样做的作者们所以这么干了:

1  2  3

【4】
理解句意、回想并相信白天发生的一切耗费了我数秒钟时间。往鞋柜上看,确实没有一向躺在那里的黑猫,加之门外的声音同记忆中的十分相似,我迅速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开了门。

“你还终于知道要来迎接客人了。”
门外的人双手抱胸,一脸的讨债模样。他的神态无聊寡淡,并不友好。一套款式老旧到无法追溯年代的黑色正装,把身形束得更加纤小。

我还是决定再确认一下:“利威尔吗?”

他的模样比我想象中年轻太多,简直像个未毕业的初中男生。我不由怀疑这是附近学校学生戏弄我的把戏,指不定哪个草丛后就有举着照相机的淘气鬼,眼前这人只是个托罢了。

对方此时已大摇大摆地脱鞋进走廊,闻言转身向我,脸上写着难以置信的嫌弃。我感到很大的威压,,俯身收拾鞋时视线上方亮起了蓝光。那人叹了口气,抱胸的双手垂下——指甲根根窜得极长极尖,上面映出复杂的纹路。他正不置可否地俯视我,长爪在黄昏的橙光中焕发出明显晶莹的蓝。可怖的既视感令我呆滞,虽然心里本已清楚了八九分。

几个小时前我还见过那样的场景:“——黑猫的背上有一条狭长的菱形图案,即使在灯笼红光下也放着不可忽视的莹蓝,呼之欲出到像是一颗嵌上的宝石。”

如若再怀疑利威尔的身份,我的理解能力也不足以在这与您对等交谈了。当天晚上我就打点好一切移到了地铺,从此以后的日子都是在地板上渡过的。一人一猫变成两人共处在这一方面并不令人愉快,我也曾提出过让对方变回动物节约空间的提案,结果被十分无情地驳回了。

“变成猫是为了隐蔽性,但是妖力会慢慢被侵蚀……既然被你发现了,保持散失更慢的人形不是更划算么。”
那个男生就以这样奇怪的姿势抓着茶杯,鄙视我智商一样地回答。我再说不出反驳的话语,乖乖洗脸刷牙地铺,边睡边思考人生:这什么?天降少男?

残酷的现实是一时多事的我撞大运,领了一只猫妖回家。

我原本做好了为妖怪大仙兼救命恩人鞍前马后端茶送水的觉悟,未曾料到宠物变成人反使我更为寂寞无聊。相比黑猫整日睡得昏天黑地,利威尔嗜睡的癖性依旧,但略微缓和;与之对应的,外出闲逛的时间要更加漫长。我再没有跟踪他的胆量,只知道他有事要做,一个人宅在空屋内消磨人生。

一次我问及利威尔的来历和细节,成功收获了对方不屑的鄙夷:“我是猫又,姑且算和人差不多,是支配那个世界的一族,不过我对那的权利没什么兴趣。来这里的目的?……这你也不用知道。”

被识破的妖怪并不需要刻意假装摄入食物,我从此少了照顾他的任务。利威尔虽然依旧洁癖,但妖力自洁,无需我帮忙清洗;睡觉时他自然也不再粘着我,态度堪称冷漠。有时想想还真怀念那只窝在我怀里的瞌睡虫,小小的身体温度稍高,尾巴环住胳膊,冬日里有种让人安心的暖。现在回忆起来,它大概是借我身体延缓能量损失,但那时的我,毕竟能一厢情愿地享受着安宁与美好。

无论我态度如何,利威尔并不会为我左右。正如他所言,既然穿墙而入不是什么难事,即使早出晚归,终日不见,我也无话可说。这样稍显清淡的生活大约持续了一周,那时正月渐进,天气愈发地冷了。

我还记得那天是独自仰在沙发上玩PSP来着。而且关卡难度很高,两只手脱不开来,身体也就慢慢不受控制地滑下沙发,半边身子悬在地毯上方,姿态绝不舒适、更别提雅观。某个毫无防备的一瞬,突如其来的清脆破裂声惊得我一抖,整个人立马就摔落了下去,鼻子狠磕在茶几上。

原来那“哐当”的巨响,是我家院子前玻璃门壮烈牺牲的哀嚎。漫天的钢化玻璃碎屑晶莹闪烁,白灿的阳光下折射出七色辉耀。

与此同时一大片阴影遮挡住了我的视线。罪魁祸首应该算是一座木质的长桥,一头游荡着直穿过玻璃戳进客厅,另一头不见踪迹,看样子竟是越过条条街道隔空而来。望着满地碎屑我才真正明白,利威尔那种半夜穿墙的惊悚方式,真的算是柔和了。

那座木桥上有两个身影: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但都比利威尔大上一圈。桥将他们送达后并未停止“生长”,倒不如说它见到我很兴奋,隔着桌子朝我蹭来,前进间还莫名有种黏糊糊羞答答的态度。我被逼退到墙角,面色估计是苍白如纸。

“够了啊桥姬?!倒车、倒车!别给我见到个公的就犯花痴!哎呀你真是……洗洗就回去睡吧!”桥上那个瘦些的家伙并起食指中指,毫不留情地叩击桥板——这一刻我在他的手背上看到了眼睛。木桥总算停下了动作,飞逝远去。二者先后跳下桥面,沉重的落地声显示出他们不小的分量。

我得说家地板质量真好。

我很快认出来了:那个高胖的家伙,正是那天在我家喝茶的独眼和尚。他眨着那只脸正中硕大的蓝眸,冲我点头微微致意。先前开口的那位则是生面孔。——不对,她压根儿就没长一张人脸,轮廓漂亮立体的面上生着密集的眼睛,形态还都不一。

不知是否应该感谢之前奇遇带给我的巨大勇气,我不仅没有吓到失声,心里竟然还下意识地吐槽:一个独眼,一个那么多眼睛,这两妖怪真是互补。
当然表面我还是面容僵硬,礼节性笑笑之后退开段安全距离,瞥一眼满地玻璃渣,等待对方做什么解释。

“原来这里的玻璃都不会自己躲开的吗……好可惜哦。算了,下回让垢尝小兄弟吐出来一块分享下就可以了。先不说这个,利威尔——你是叫他利威尔对吧——利威尔在吗?”

果然是利威尔的缘故,我心下了然,回身先去选了上回的茶叶沏起来。“最近没怎么看见,这里姑且只算他的落脚点吧。先不说这个,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高个和尚顿了顿,先开了口:“在下埃尔文,姑且可以把我当做青坊主一族。”
后者赶紧跟上,咋咋呼呼地说自己叫韩吉,是个地道的纯种百目妖。两妖很乐意地接下了茶杯饮啜,他们声称自己是我所说“利威尔”的挚友,虽然种族地位都不同,还是想看看他的近况。知道利威尔整日在外半夜才回来时,百目妖小姐立刻拉下了脸:“要等到半夜?现在还是上午诶,到那时候妖力早就消耗光了好吗!”
随后她又低声嘟哝:“那家伙真是个妖力变态。”

您问我怎么知道她是女妖?嗯,姑且因为她留着长发吧,再不济就是那身不伦不类的诡异服装,貌似是个女款。请您先别笑,虽然不会当面承认,但她对我来说是值得尊敬的妖怪,这个之后会提到。

我忆起了利威尔说过的人形好处,就建议他们稍作尝试。最初他们并不抱希望,一再催促下才勉强尝试,确实有效。这下连青坊主埃尔文都惊讶了:这明明是在妖界最耗力量的形态,而两个世界的规则几乎完全相逆。

值得一提,化形后的埃尔文和韩吉看去都是如假包换的人,相较于百目妖只减去多余的眼睛,平添一副眼镜的变化,青坊主的前后差异令人咋舌:青灰皮肤、眼睛和扁平巨足正常化不说,头顶竟然生出了油亮的金发,浑身上下唯有气质依然成熟稳重,我不由感慨造物的神奇。

即使是人形,在异世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到了半夜时刻,埃尔文和韩吉几乎只能一人一张毯子地裹着,能睡死就不多动弹,我的精神却在呼吸声中出乎意料的清明异常。零点已过,仍没有动静的屋子黑洞洞的,教人焦躁不安,我越觉不能干等,披了外套下到玄关,决心出门寻找那只恭候已久的猫妖。夜已经过半,他大约也在这一带附近了。

然而门只推开了一半不到,一股阻力随即传至手心:有东西抵着木门的下部。我探出头看去,那是一道偏瘦的人影。月光在西半边天空皎洁着,没有路灯的街道这一晚竟白得清晰。冷意凝结的夜里,我看见利威尔垂头埋在自己的臂弯中,蜷缩着身子:他正以那样的一个姿态,静倚在我家的门前。


---------------------------------------------------------

没错卡在这我是故意的就是让你们催我宠我给我动力要不然咱利一直会在隆冬的大半夜里冻下去!你忍心吗忍心么!【被拖出去



评论 ( 14 )
热度 ( 40 )

© 一个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