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向往的是温暖柔和且美好,虽然很难做到
杂食大号,懒宅腐姬咸鱼吐泡
坚信爱的每一对cp都是顶级的珍宝

【11】【艾利】ERERI家的可丽饼!

有一种良心叫阿悔,有一种良心叫月更orz【bu你滚(ノ`Д)ノ】

这里面提到赫里斯塔喜欢的wota艺,不知道的可以搜索了解一下,我一开始的想法实际上就是让这群人打这个的,后来放弃了,其实很可爱。

我承认跳舞是私心,毕竟调查兵团缺经费时少不了两位台柱子舞姬嘛2333


-------------------------------------------------------


【11】


 “所以说,你们这一次是打算按这种方式宣传吗……”三笠漂亮柔和的面庞上有些汗,“在公开场合这样,对我有些困难。”

尤弥尔与我对视:“那就……不麻烦了吧。” 三笠是个强有力的支持,少了她就少了一份保证。不过也不能勉强,我们没有意外,只觉得可惜。

“等等,如果是为了艾伦,我也没关系的。”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的人猛然站了起来。我兴奋回头,眼见三笠一脸决绝,浑身散发着无私的光辉,“如果可以,我想为艾伦的幸福尽一份力。”

“——你说的宅舞,我会努力学的。”

我这一次策划并不是一时兴起的自作主张了,能说服三笠,多半是因为有店长撑腰。其实早在一个月前初见时他就说过,小店做到999单就求婚,这已是所有staff们秘而不宣的目标,街坊邻里都有所耳闻。算起来唯一不知情的,也就是当事人利威尔先生而已。还有两百多单就能达成目标,这着实是件令人兴奋的事,艾伦店长找到我也是为了加大宣传,好让生意更加好些。

“我想赫里斯塔酱,你点子比较多,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这就是他的原话了。

我自然是无条件不犹豫地应了要求,但到实际就是另外一码事了。各种方式在我脑海中反复比对斟酌:网页宣传?ERERI已经有了;发放传单?太浪费和低效了;拖亲带友?我这一个月来就是这么干的;写同人文?尤弥尔怕是不敢下笔。最后倒是学生会长马尔科点醒了我,“赫里斯塔,学生文艺会演的事,能不能请你指导一下新生?我看过你在g站的宅舞视频,非常棒哟。”

对了,宅舞。

我初中时在giligili网站上注册过一个账号,那时初学宅舞,舞区也不如现在一样大牛云集,误打误撞就成了个唱见舞见。一段时间后,大概是因为长相缘故,竟然也小有名气,成了所谓元老。后来我粉上偶像组合转萌WOTA艺,账号就留着备用,粉丝数大概也还在慢慢涨着。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心下已然了然,计划便勾勒出了大概。选择舞曲没耗太大功夫——mm2的LAMB一向是我想翻的一首:新手入门专心学来大概五六天,后面有难度的镜头由我担着,亦不用担忧。接着就是说服ERERI店中的各位了。

由于求婚一事对利威尔先生秘而不宣,视频录制的计划并没有邀他参与,只说是个宣传广告。好在他也乐得清闲,没有多起疑心。艾伦店长虽然没什么舞蹈基础,但理所当然成为了最积极的一个;阿明和佩特拉都是通情达理,心中没底,但也应允了我的突然要求。说服三笠就比较困难了,“我在生人面前展不开,跳舞什么也是一等一的烂”,她对自己没有自信,好在为了店长她也愿意挺身而出。

人马算是凑齐,我发了教程,打工空闲偶尔会指导一下,开拍的日子也很快就到了。我实在没能想到他们愿意特意抽出一天供我拍摄,心中大为触动,也决定力求完美。

当尤弥尔把镜头和反光板在店口架起,我也差不多帮所有人装备好了衣服。麻烦点的是阿明,因为我替他准备的是女生短裙,说服他费了不少力气。三笠外在霸气,内心倒也是传统,尽管我反复重申她的腹肌只会加分不会有坏影响,她依然坚持和阿明互换,可以想象见后者是克服了多大的心理障碍套上了露脐裙装。

拍摄到我和艾伦店长共同开场那段很顺利,只是结束时利威尔先生和尤弥尔都有些急切地把我们召回。我停下舞步向DV走去查看,发现到衔接位置为止,店长都没有出错。即使是力度要求较高的舞蹈完成度也不错,而且没有因为教程是女孩就显出扭捏,自有风格,总体动作可以说自然潇洒,不乏亮点。作为初学者来说,不得不让人惊叹,看来热情十分高涨。

我也清楚地瞥见,利威尔先生的双眸泛起了一抹亮光。

至于阿明和佩特拉各自一段的独舞,NG几次也是成功完成了。二人开始都比较拘谨,不过阿明的镜头表现力很好,自然地使佩特拉小姐放松了情绪。我在镜头外一边喊节奏一边观望思量,这些人学习能力很强,情况远比我想象的乐观轻松。

事实证明我高兴早了。

直到三笠上场,我才在这辈子初次体悟,什么是真正的舞蹈黑洞。坦诚来说除去音乐,她的舞姿最有力量,刚柔并济,然而提及节奏,我几乎是要泪流满面。我为她穿上的小战靴款鞋鞋跟每一次碰擦地面都绝妙地避开了节奏点。它们避开得那么坚定不移,以至于在一次次更正失败后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有记忆错误。我本来还试图教授,眼见着半天就快过去,才开始考虑其它的可能性。

“三笠,不用勉强的。这一次不过我就上来顶替好了,你之前有一条还是跳对了一部分的不是吗,剪一下就好了。”我站在摄像机后,内心无可抑制地泛起焦灼。三笠似乎很绝望,她深深地自责起来:“对不起艾伦,我也不想这样耽误你的……”她的瞳中泛起薄薄水光,我也觉得于心不忍起来。

“对这家伙没什么好愧疚的,为了宣传麻烦各位也是艾伦这小子的责任。三笠,你跳的时候放松些,比如说第二个小节:由下而上的撩发动作,肩膀处稍用力就可以做出比较大的动作幅度了,越跳越紧张,你也是在为难自己。”利威尔先生一直立在店对面屋子屋檐下,这时突然开口了。

他说的话正是我想说的,当务之急就是要让三笠的情绪缓和下来。“我可能做不到……”三笠再次试了试舞步,果然还是不在节奏点上,这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如果真的按下策由我来顶替,就没有原来有意义了,也很容易被人看出是敷衍,我正纠结,听到三笠轻叹“表哥,你上吧。”

三笠的表哥接替?那不是……利威尔先生吗?

“其实那个LAMB的舞蹈动作,是利威尔先看会再教我的……”艾伦店长不合时宜地插进了话,他笑得灿烂,仿佛在炫耀自己的某样珍爱物品。

我想我已经不明白如何反应了。先前不曾邀约利威尔先生除了保密还有一个原因:我并不相信真正的十项全能。利威尔先生在我眼前迄今为止都是技能树点满,我绝不相信会有人逆天到这种程度,因而潜意识觉得这人并不会跳舞。现如今我的世界观得到了新的打击和洗刷,只知道不停同意,直到利威尔先生被众人劝着换上艾伦的舞蹈服装。

我准备的那件男款黑卫衣是男舞见常见的休闲款,穿在艾伦身上帖线合身,到了利威尔先生身上就显出端倪了。和我在同龄女孩中差不多,利威尔先生的体格有一种特殊的瘦,但是不过分,和别人站在一起时就能明显感觉他小了整整一码。他下衣黑裤没换,上身的卫衣拖到大腿下半部分,袖子因为太过宽大卷起两节露出手腕,皮肤在阳光和衣衫的作用下白的近乎透明。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艾伦刚穿过的衣服,上面说不定还有汗。

我没记错利威尔先生的洁癖不是轻度那么简单。

“可以开始了吗。”利威尔先生好像不是很情愿,“断带的地方录下去,赶紧结束吧。”周围人的目光太过刺眼了,尤其是三笠,盯着自家表哥的目光中不甘与顺服并存,利威尔先生并不是太张扬的人,成为焦点应该不是他想要承受的。

即使有了心理准备,利威尔先生的舞技也让我吃了惊。大动作不说,他抠的细节就精致到恐怖,连眼神都在音乐开始的一瞬瞬间转换,专注的勾人心魄。我在一侧观望,并不敢肯定自己能胜过对方,那种不做作的媚感和似是不屑的神态,是我一向走甜美路线不能匹配的吸引力,实则更迎合LAMB原作的风格。尤其是他唇角若有若无的笑,我看不真切,渴望又怀疑。

利威尔先生接替的三笠部分是到收尾动作前,我任由他拍到了音乐停止,而且直到最后也使劲儿把脸往摄像机屏幕上贴。利威尔先生出状态很快,声音弱下就收敛了难得一见的表情,默默在店门口一条长椅上坐下,体力很好的这位面色不改,仿佛刚才跳舞的人是他性格迥异的双胞胎兄弟。

 “利威尔总是这样,从来不会在意自己展现出了多么让人垂涎的一面。”
艾伦店长眯着眼喃喃,这句话在我耳中听来,贴切得都过了头,我只像一个普通小迷妹一样咬着唇瓣玩命儿点头。

“你知道吗,他刚刚那种眼神,是在向我挑衅。”

“赫里斯塔,谢谢你。”

——我不明白艾伦的笑意究竟从何生起。




-----------------------------------------------------

跳舞跳得太撩是会遭报应的_(:зゝ∠)_

评论 ( 10 )
热度 ( 54 )

© 一个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