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四鞠,带卡,脸T,暴漫,盗墓,全职高手,普通V家粉,哆啦A梦死忠,曾经的玄幻迷,支持国漫,宅,懒,腐,154.5的永久怨念,三次元明星半粉不黑, …………还有话唠

【10】【艾利】ERERI家的可丽饼!

【10】

“诶?”

我一瞬间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嘴大概是张开的,眼睛大概是瞪着的,眉毛大概是抽搐的。我暗中掐了下大腿:很好,还是疼的。

那么眼前这个利威尔先生……是真的。

这一切突如其来到让我忘记了处境,呆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忽然耳后有粗重的喘息传来,我预感不好,回头就见尤弥尔飞一般扑来——仿佛今天马桶圈促销。

随即她一个箭步上前死死圈住我虎视眈眈盯着利威尔先生准备迎接殊死搏斗。我把她从我身上按到桌子底下,讪笑着腹诽空气如此尴尬。

 “你就是尤弥尔?本人来了更好。”利威尔先生似是很关心尤弥尔的身份,刚才笑话似的一幕并没引起他多大反应。“关于那篇文章,我想和你细究几个问题。”

说着他俯下身去,再起来的时候已经从电脑包里拿出两本册子。“你们两个合看一本吧一一先是开篇第一句,我和艾伦结识的时节并非三月末,是四月初,细究起来那个时候他刚过完生日……”
 
怎么回事?

一一尤弥尔一脸懵逼的冲我打手势询问,我朝她摊手:人家正主嫌你把他男友写差了,还不给我好好研究改稿。

于是她哭丧着脸打量那本册子,黑色原文上满是清晰的红字圈画更改,厚厚一沓,瞧这模样不到中午改不完。我心下也苦,倒宁可被狠狠问责一顿。可怜大傻瓜尤弥尔,被我带着肝文熬夜,早上刚醒就看见我只身赴险,气喘吁吁赶着搭救又被逼着精化稿子内容,天下最委屈舍她其谁。

利威尔先生淡漠的目光仿佛不可反驳。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吧。
…………

 “呜呜呜呜呜啊对不起万分抱歉啊我就是个渣渣我不该用这X也不如的文笔玷污艾伦大人我毁了他我ooc罪该万死我一一我、我一一赫里斯塔啊呜啊啊……”

十五分钟后我拍着怀里尤弥尔的后背安慰她。她在听完第三页上的修改意见后彻底绷断了筋,哭喊哀嚎。这显然出乎利威尔先生的意料,他绝不会想到尤弥尔的情绪波动会如此之大。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尤弥尔,一个艾厨发现自己把店长写歪了,哪怕一星半点的差错,也会造成山崩地裂式的自我嫌弃。

 “……其实写得还是不赖的,没必要哭成这样。主要是韩吉给你们的情报不怎么准。”利威尔先生看不下去了。

 “谢谢您安慰我知道自己很糟糕啊啊啊啊啊!”尤弥尔哭得更凶。她带着痛不欲生的神情翻开第四页:“请您继续纠正我的罪恶。赫里斯塔别拦我我很冷静。”

完了这人没法交谈了。

利威尔先生望向我,我暗叹点头,深知如果不和她继续反而会让她更自责。我情绪失控的女友单纯得像个孩子,她的执拗反使我们这位前辈流露了些许束手无策。韩吉教授说过利威尔先生并不擅长交际,此刻彻底暴露无疑。

“那……你先看吧,我叫艾伦来。”

利威尔先生踟蹰片刻,竟然直接起身出门打电话求援了。我安慰着尤弥尔,又看另一位在店口“艾伦你回来下我这应付不来”,实在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这两个人对待自己认定的事,较真得还真是可以。

——“所以说、这就是你把客人弄崩溃、教我们来收拾烂摊子的原因?!”
 三笠漂亮柔和的面容线条在听完我解释后扭曲得很神奇,她的拳头攥得极紧,发出咯吱的骨头声响。阿明则在一边死死拉着,以防她一个情绪失控冲上来动手。我没记错武力值高是阿克曼表兄妹的统一特征,平日恬静的三笠此刻却让我感受到了具象的杀气。

“三笠!其实真不能怪利威尔先生,只是尤弥尔她太较真苛求自己了,你也知道她是个性情很怪的人,头一次差点把你弄哭也是——”
我辩解到一半就被她一个眼刀甩回了沉默:“不不不第一回什么也没发生。”回头看看尤弥尔,此时正肿着眼面无表情翻阅文件。三笠忽然挣开了阿明的阻拦,径直向她走去。我心下一惊,然后就瞅见三笠
一把握住了尤弥尔的手。

“感谢你把艾伦写的那么好……真的,我非常感激您。不过我表哥那人并不值得您浪费文笔,还恳请您下回爱惜自己的文力,不写矮子最好。”
——姐姐那还能叫cp文吗?!我已然无力吐槽。话说回来三笠竟然也读到了,这消息传播真是广泛。

艾伦店主和阿明都面露无奈。我打量几人:都还在微微喘息着,是从原材料批发市场那里急赶回来的。利威尔先生从前台递出条半湿毛巾给艾伦,后者接过后直爽地笑笑。“说到底大家争论的根源都是我啊,其实我倒不是很在意。尤弥尔吧?谢谢,我很喜欢那里面的利威尔。”
“哦对了,当然现实里更可爱,这也不用多解释了。”

利威尔先生扭开眼,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烫红了。

……暴击。

妈妈这个笑得灿烂的和天使一样的真的是个甜品店店主吗他是神是太阳天呐我好感动要哭了不行不行我是利控死忠心不变说起来刚刚那个利威尔现实里更可爱是糖是吗是吗店主大人你打直球作弊啊浑身洋溢着幸福的气息为什么那么齁我要飞了救命让我飞大家再见赫里斯塔在天上也一定会守护你们!

我捂脸从手指缝里看尤弥尔,她亦是面色潮红眼睛发亮。虽然我们首推不同,但我们还有个共同身份:cp饭。
相顾无言,惟有鼻血四行。

 

“不好意思刺激到大家了啊……三笠阿明,既然没事就先带利威尔一起去里屋休息吧,他好像不太舒服。” 店长放下毛巾,笑容略微收敛。 
三笠对艾伦的话言听计从,阿明对店长使了个眼色,二人进屋了。说身体不好谁也不会信,可是利威尔先生急于离场,也没意识到话语中明显的支开意味。待店内清场,艾伦赶紧绕进前台,从一个隐蔽的盒内取出一叠纸张。 
 
 “有件事想麻烦两位。” 
“这是什么?不会是关于利威尔先生的文章改稿吧?”尤弥尔的声音显得虚弱而战栗,手指触及纸面,移过来看忽然怔住了,有些不解地望向艾伦。 
 
“不是啦,”店长有些好笑地安慰她,“这是开店以来一个月所有发票的复印件,我整理合集了一下,新店生意不怎么好,应该是做了731单。” 
 
我突然想起来什么,抬眼对上对面那人充满认真的漂亮眼睛,发现自己的双瞳也在闪出光芒,开口时声音抑制不住地微微抖动。 
 

“也就是说……”




-----------------------------------------------------------------------------

有人猜得到他们想到了什么吗我赌五毛你们忘了三秒内想不起来_(:зゝ∠)_

这一更比较短对不住了_(:зゝ∠)_

评论 ( 6 )
热度 ( 47 )

© 舞夜尬悔 | Powered by LOFTER